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至和龙衍到了伍夷的住处时,伍夷也正好从先前那种六识都被封闭起来的情况之中挣脱。

    伍夷到底也是出窍中期的修真者,实力比起那些元婴以及以下的修真者来说又要强了太多了,因而这么会儿的功夫就能摆脱了阵法的影响,也算不得有什么奇怪的。

    凤至和龙衍进门的时候,正好就见着原本瘫在了地上的伍夷突然之间从地上蹦了起来。

    扬了扬眉,凤至有些意外的“哟”了一声。

    对嘛,有一个醒过来的才好玩儿些,要是像先前那样,在人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就将人变成了傻子,那又有什么乐趣可言?

    凤至的这声“哟”声音其实并不大,但因为现在的城主府完全就是死一般的安静,因而听起来就让人觉得格外的清晰了。

    “你们是谁?”伍夷先是有些茫然,但随即眼里就带着万分的警惕。

    凤至和龙衍面上未变,任由伍夷上下打量着。

    许久之后,凤至才“呵呵”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们是谁?”

    伍夷面色一变。

    他想起了先前的异常。

    他和手下的人正察觉到了城主府周围有异变发生,紧接着就被封闭了六识,也不知道用了多长的时间才总算从那种什么都感受不到的状态之中挣脱了出来。

    然后

    就见着了这一男一女。

    一男一女。

    伍夷立即就想到了在东来城叫东来宗颜面扫地,随后就消失不见,任人怎么找也没找到的那对男女。

    这两个人

    又到了东夷城吗?

    伍夷立即作出防备的姿态来,一脚往前踏出了半步,似是随时都有可能出手。

    凤至吹了声口哨,“这么紧张做什么,我们难不成还能将你吃了不成?”

    伍夷面上一片冷色。

    若凤至和龙衍真的是他猜的那两个人,那他们可比吃人还要可怕。

    “你们到底是何人,与我东来宗又有何仇怨?你们在东来城做下的那些事,东来宗绝对不会就这样罢休!”伍夷冷声道。

    事实上,面上的冷色也不过是伍夷的保护色。

    一边这般义正辞严的与凤至和龙衍说着话,他笼在袖中的手,却是悄然将东来宗的传信玉符取了出来,然后又一把将玉符捏碎了。

    这玉符

    自然会将这里发生的事通知东来宗那四名仙人。

    玉符碎裂之后,一道白光在伍夷的袖中一亮,随后就以着极快的速度往外窜了出去。

    伍夷正要放下心来,但下一刻,就见着龙衍的金袍一扬,他的手里就多出了一道正急剧明灭着,似乎想要挣脱的白光。

    伍夷眼睛瞪得老大。

    这人

    竟然将传信玉符中带着的神念都给抓住了?

    要知道,这玉符传信,可不是真的由玉符飞越千山万水,而是玉符之中的神念以着某种秘法传往特定的人手里。

    这神念的速度,比之修真者的驭剑飞行还不知道要快出多少。

    而现在,就有人直接用两指将那飞射而出的神念给拈住了?

    这,得有怎样的实力才行?

    大概

    要到几位仙人前辈现在的实力才行?

    可是,眼前这两人,怎么看年纪也算不得多大,他们又怎么可能与宗门的四位仙人前辈相比?

    伍夷在风中凌乱了。

    他以为,自己这次定然是不能将信传到那四位仙人前辈手里了。

    但这时,凤至却看向龙衍,“不过是小的向老的求助而已,你抓着它做什么?放了吧,我还等着那老的出面呢。”

    龙衍对凤至的话自然没有不应的,轻轻点了点头,手上再是一松,原本被他揪在手里的那缕神念,就这样再次朝着预定的轨迹飞射而去。

    等到那白光消失不见,凤至这才作出一副长辈关爱小辈的慈祥模样来,“怎么样,现在总该满意了吧?”

    竟是无奈的语气。

    伍夷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一句了。

    明明在他面前的只是两个小辈,偏偏这两人的实力看起来比他只强不弱,随便一句话说出来还都是能分分钟气死人的。

    简直是叫人

    忍无可忍!

    不过

    现在是敌强我弱,伍夷将这一点看得再明白不过,就算再怎么忍无可忍,也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对修真者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保全自己的性命。

    命都没了,别的东西又有何用?

    这一点,伍夷是看得再清楚不过的了。

    他面上干笑两声,试图从凤至和龙衍口中打听到他们的来历,“两位前辈,不知您二位与东来宗到底有何恩怨,若是可以,咱们不如坐下来好好说,有什么误会也好解开不是?”

    说出“前辈”两个字时,伍夷的一张老脸臊得通红。

    不过,修真界本就是达者为先,只要实力够强,就是刚生下来的奶娃,也可以要求其他人称自己为“姑奶奶”,因而,伍夷对着两个实力比自己高的年轻人唤一声“前辈”,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就是伍夷自己,在“前辈”两个字真的出口之后,心里的那点羞耻感也迅速消失了。

    凤至避开屋里那名还被封闭着六识的东来宗弟子,拉着龙衍一起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我们与东来宗的恩怨啊,那可就大了去了,想要解开这个结,可不容易”

    听凤至的语气有些松动,伍夷心里一喜。

    只要凤至和龙衍不现在就对他下毒手,等到仙人前辈来了,总有东来宗找回场子的时候。

    所以

    现在能将他们拖着,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伍夷于是极为殷勤地道:“前辈,您尽管说,再怎么难解开,总是有办法的!”

    凤至几根纤长的手指在脸颊上轻轻弹了几下,“说的也对,确实有办法解开这个结,嗯,大概你们东来宗的弟子都死绝了,我心里舒坦了,这个结也就解开了,就是不知道,你们乐意不乐意呢?”

    伍夷怒瞪着一双眼睛。

    这样的问题还用得着问出来吗,他们当然不乐意了!到这时,伍夷也看出来了,凤至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与东来宗和解,只不过是故意在涮他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