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至确定阵法已经启动,并且发挥作用了,就没有再管阵中的那些人了。

    城主府里最厉害的也就是一个出窍中期的城主了,就算是这个城主,想要摆脱阵法的作用,也总需要一段时间的。

    有这段时间

    就足够凤至做很多事了。

    准确来说,是足够有着凤至的指引的鲛绡和鲛珠做很多事。

    凤至又看向显示着鲛绡和鲛珠情况的那面水镜,又道:“鲛绡,鲛珠,现在城主府里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你们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鲛绡和鲛珠闻言精神一振。

    他们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

    对凤至的话,兄妹俩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就朝着仍灯火通明的城主府走了过去。

    到了门口,两人正要伸手推门,就见原本紧闭的城主府大门,突然之间就开出了一道足够让一人通过的缝隙来。

    就好像,这大门有着自己的意识,正欢迎着他们的入内一般。

    兄妹俩对视一眼,然后连接两个闪身,就进到了城主府。

    看到两人进到了城主府里,凤至继续指挥着他们往里走,“直走,右转,左转”

    也亏的凤至早就给了鲛绡和鲛珠可以让他们免于被阵法所扰的阵牌,否则两人现在只怕也与城主府里的那些人一样,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在凤至的指引之下,鲛绡和鲛珠就这样极为顺利的进到了城主府里,而且还一路顺畅的来到了城主府里最重要的地方。

    那是伍夷的住处,也是整个东夷城最重要的地方,东夷城的护城大阵的枢纽所在。

    才一进了屋,鲛绡和鲛珠就看到了屋里的伍夷和他的手下。

    伍夷的面色极为严肃,而那名手下则正一脸的茫然。

    鲛绡和鲛珠吓了一跳,两人下意识的就要往屋外退去。

    这一路走来,他们一个人都没有碰到过,哪里能想到还能在这里碰到两个人,难免就受了些惊吓,更担心这两个人会不会给他们带来危险,第一时间想着要退出去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不过

    下一刻,两人耳边就响起了凤至的声音。“慌什么?”凤至的声音里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你们以为为什么你们这一路走来会一个人都没遇到?放心吧,这两个人是看不到你们的,往里面走,进了卧房,墙上挂着的东来宗祖师像后面有个机关,

    打开机关就可以进到鲛华珠所在的密室之中了”

    听凤至这样一说,鲛绡和鲛珠倒是都重新镇定了下来。

    他们都已经走到这里来了,就是有危险也不可能轻易放弃,更别提有凤至的帮助,他们现在压根儿就没有任何的危险了。

    两人按着凤至的指引,进到了伍夷的卧室之中。

    卧室之中最显眼的就是墙上挂着的那幅东来宗的祖师像了。

    东来宗的祖师爷,据传是一个有着通天之能的绝世天才,在许多万年以前,不仅力压虚灵境里所有的天才人物,还一手建立了东来宗,让东来宗成为了虚灵境里数一数二的宗门。

    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东来宗的修真者,哪怕是东来宗的敌人,见到这幅祖师像,只怕心里也都只会生出些崇敬来。

    毕竟,强者,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是受人崇敬的。

    不过

    谁叫现在来到这里的是与人类修真者有着灭族之仇的鲛绡和鲛珠呢?

    两人最恨的就是这些人类修真者之中的强者了,这时见了这幅画像上那看着颇有些仙风道骨的男子,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鲛绡更是毫不犹豫的一伸手就将画像扯了下来,想要将之撕毁。

    不过,这到底也是东来宗的祖师像,就算只是一幅画,其材质也是极为了不得的,不仅极为柔韧,而且还水火不侵。

    鲛绡这一时半会儿的又哪里能撕毁得了?

    鲛珠见状,连忙提醒兄长,“哥哥,这画咱们就先不管了,还是先拿到鲛华珠要紧。”

    一句话就让鲛绡回过神来了。

    将手里的祖师像狠狠丢在地上,再踩了好几个脚印,鲛绡才总算是稍稍出了心里的那口恶气。

    两人看向墙上。

    在那先前被祖师像所遮掩着的墙上,并不是空无一物的,而是绘了一幅很是漂亮的壁画,壁画上是一幕春暖花开的景象,那百花盛开的热闹,仿佛能随时透墙而出,传达到看到这壁画的人心里一般。

    这

    鲛绡和鲛珠都有些为难了。

    凤至所说的机关,在这壁画上的哪里?

    两人于是都伸手一点点在壁画上轻轻摸索着,试图找出机关的所在。

    凤至看到这一幕简直要被两人给蠢哭了。

    “你们还能再笨一些吗?”凤至忍不住道,“壁画的右下角,最不起眼的那朵小花,狠狠按下去。”

    兄妹俩得了指示,连忙停止自己那确实有些蠢的寻找,改而找到凤至所说的那朵不起眼的小花,用力往花朵上按了下去。

    咔咔

    一声极为轻微的声响之后,兄妹俩极为惊喜的发现,面前这一整面的墙壁突然就渐渐往了上面滑去,露出墙后面的一间密室来。

    那间密室看着与这间卧室也差不多大了,但两人回想起先前在房间外的情形,却是丝毫没有发现这间屋子的大小有异。

    想来,这间密室的所在,也是被东来宗的人使用了一些空间手段将之隐藏起来了吧。

    两人也没有功夫去细想这些。

    他们的目光都被密室中间那正浮在了空中,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就如在呼吸一般一起一伏的拳头大的珠子。

    这是

    鲛华珠!

    不用任何的确认,只感受着血脉之中的那股亲近,鲛绡和鲛珠就能知道,这就是他们鲛人一族已经遗失了许久的至宝。

    而现在,这件至宝,就在他们触手可及的地方。

    鲛绡与鲛珠激动得一张脸涨得通红,心更是扑通扑通的像是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一般。

    他们几步来到鲛华珠的跟前,伸手就往浮在空中的鲛华珠抓了过去。

    不过这原本信心满满的一抓,最后却抓了个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