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绝色龙妃很嚣张最新章节!

    一边说着话,凤至还一边往龙衍那边轻轻偏过头,露出自己那白皙的脸颊。

    龙衍忍不住笑了笑。

    他的凤至……

    什么时候都这么可爱。

    他随后就轻轻往凤至那边挨了挨,在凤至的脸颊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给你力量。”龙衍道。

    凤至得了一个吻,面上立即就笑眯眯的。

    随后,她也没有再耽误下去,伸手就朝着水镜之上的第一个光点轻轻点了下去。

    纤长白嫩的食指,这样一指点在了水镜之上,直接让水镜上多出点点涟漪,但水镜所显示出来的画面上,被凤至点中的那个光点,却是突然之间就更加亮了起来。

    感觉……

    就像是凤至的手,点中的根本就不是水镜上虚幻的光点,而是真的点在了城主府外的某个位置一般。

    有种瞬间突破了空间的意味。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凤至在出窍期的时候就对空间之力有些研究,在突破到化神期之后对空间之力又更多了些了解,如今只不过是隔着这样一段距离来启动一个阵法而已,说起来还真算不得什么。

    当然了,也就是在凤至的眼里这算不得什么,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只怕一个个的都得惊得眼珠子都瞪出来吧。

    空间之力……

    这可是天地伟力之一,等闲之人又岂敢过早的去触及?看着水镜之上第一个光点亮起来,凤至面上便多了些笑容,然后又按着一定的方位,食指一次又一次的再度点出去,那早就埋在了城主府外的三十六个阵基,也就这样一处一处的被激活了起来,再经由凤

    至的灵气联系起来,最后……

    阵成!

    凤至看着水镜之中遥相呼应的三十六个光点,面上的笑意加深了些许。

    这时候,城主府里其实已经有感觉敏锐一些的人发现了不对劲。

    “城主,好像有些不对,城主府周围的灵气突然之间就变得极为活跃了起来,而且这种活跃还明显是受人操控着的,似乎……”

    那人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得出一个答案来,“似乎是有人布下了什么阵法!”

    东夷城的城主,是一名出窍中期的修真者。

    东来宗掌控着不少的城池,一般情况下,这些城池的城主都是由元婴期的高手来担任的,而且还多是资质不佳,极有可能已经无法在修真之路上继续往下走的那种元婴高手。

    管理一城的事务,这本就要费许多的精力,如此一来自然也就占据了修炼的时间。

    若是叫一个资质出众,随时有可能更进一步的修真者来管理,那岂不是舍本逐末,耽误了宗门未来的发展吗?

    当然了,也有例外。

    就比如东来城的第二任城主,就是为了入世体验世间人情,才会在随时有可能突破到出窍期的时候出任东来城的城主。

    再比如……

    现在的这位东夷城的城主伍夷。

    伍夷,五姨。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人,多半都会听岔了。

    但是,别以为这个伍夷就是什么温柔的女子了,他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子,而且还是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汉子。

    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但伍夷却是以精明出名的。

    身为出窍期的修真者,伍夷在东来宗里的地位可是不低,都能算得上是东来宗里的核心人物了,若不是东夷城对东来宗来说重要性要远远超过别的城池,他也不会被派遣到东夷城来任城主。

    伍夷的实力在这城主府里是最强的,早在下面的人来禀报之前,他就已经先一步察觉到了城主府周围的不对劲。

    这时,听到下面的人提起“阵法”二字,伍夷心头一震。

    对了,就是阵法!

    竟然有人敢在东夷城的城主府外布下阵法,而且还是直到阵成之时才叫城主府里的人察觉到不对,很显然那人是来者不善。

    伍夷猛地起身,“来人,传令下去,全城戒备……”

    他的话还没说完,异变陡生。

    似乎就只是一瞬间的事,整个城主府里突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

    那种安静,还不仅仅只是外部环境的安静,而像是……

    伍夷都有些形容不出来这种奇特的感觉。他开口又说了一句话,却猛地发现,自己虽然张了嘴,却听不到任何自己的声音,不仅是声音,他明知道自己先前正与手下之人说着话,这屋里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的,但他现在却完全看不到另一个人的

    影子。

    看不见,听不到,触不着……

    伍夷很快就领会到了自己等人现在的处境。

    那个阵法的作用是封闭城主府里所有人的六识!

    意识到这一点,伍夷心里又是惊又是惧。

    城主府里的人可不少,除了他这个坐镇的出窍中期之外,还有好几名的元婴修真者,更不提那些金丹、筑基期的修真者了。

    这么多的人,想要凭着一个阵法就封闭了他们的六识,那布阵控阵之人,修为又该有多高?

    这种高人,又为何会与东来宗为敌?

    伍夷立即就想到了先前东来城里出的事。

    先前听说了这件事,伍夷最初的反应就是东来城的那些人实在是太无能了,竟然被人这样轻而易举的就一锅端了,最后还便宜了那些邪修,简直是将东来宗的脸都给丢尽了。

    但现在……

    事情发生在自己头上的时候,伍夷才知道这其中的可怕。

    东来宗,是在什么时候招惹了一个这样的敌人?

    这个未知的敌人,修为至少也在化神以上了,数遍整个东来宗,现在只怕也只有那四位从上界而来的前辈才能对付得了!

    一想到这一点,没有任何犹豫的,伍夷就想拿出东来宗传信的玉牌,想将今天发生的事早些传到那四位前辈那里。

    但是……

    他现在本就被封闭了六识,连自己的身体都看不到感觉不到了,又哪里还能做出从身上拿出玉牌再输入信息送走这种事来?

    到最后也只能徒劳而已。不过,伍夷也没有这样就放弃了,而是凝神静气,用尽全力的想要突破这六识的封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