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一点点的区别,就注定了虚灵境里其他的地方都不能让龙异果生长。

    凤至和龙衍之前在虚灵境里呆了十几年,倒也是来过东夷城的,不过那时候的五行宗里,压根儿就没有这种才刚刚开始修行的孩子,因而凤至也没想着要向龙异果下手。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

    在玄武大陆上,凤至发掘出了那么多有灵根的弟子,这些弟子的天赋虽然都算得上不错,但若是能每天吃上一颗龙异果,他们的将来必定会走得更远一些。

    再加上,这次又意外的知道了可以通过传送阵往返于玄武大陆与虚灵境之间,凤至才想起了东夷城与龙异果。

    龙异果对于生长环境的苛刻,凤至倒是一点也不怕的。

    别的地方也许不能叫龙异果安然生长,但她的空间却是绝对可以的。

    没见着,就是炽阳树那样的植物,都能在空间里落地生根吗?

    这龙异果就算对环境要求得再怎么苛刻,又怎么可能比得上炽阳树?

    所以

    凤至这次,可是打算要大干一场的。

    这些龙异果每一年不知道要给东来宗提供多少的灵石,既然这样,她将那些龙异果树都给移植到她的空间里去,想来会叫东来宗的人气得吐血?

    一想到那样的场景,凤至就忍不住有些乐。

    作为敌人,当然是东来宗的人越不好受,她就越高兴了呀!

    凤至拉着龙衍的手,笑眯眯地道:“咱们先去那片龙异果园,等到将龙异果树都给弄走了,再来收拾东夷城里的人”

    龙衍点了点头。

    他只需要跟着凤至的脚步也就是了。

    凤至和龙衍之后又在东夷城里呆了好几天。

    反正他们也不赶时间,左逛逛右看看的,倒也极为悠然。

    这天,两人正逛到了东夷城的集市上,打算看看有没有机会捡个漏什么的,就见着前几天才见过的那对鲛人一族的兄妹,正站在不远处,神情极为紧张地看着他们。

    虽然只是几天的功夫,但对于这对鲛人一族的兄妹来说,却无疑是极为煎熬的。

    这是鲛人一族许多万年以来第一次踏足到修真者的世界里来。

    若不是非得如此,鲛人一族是绝对不愿意来到修真者的世界的。

    当初鲛人一族几乎灭族的惨祸,即使已经过去无数万年了,但一直到现在都仍深深的印刻在鲛人一族的心里,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噩梦。

    这兄妹俩来到修真者的世界,本就是极为危险的事。

    如果没有人发现他们的身份倒还好,不管他们想做什么都能徐徐图之,但他们哪里能想到,他们都已经这样伪装过了,却仍没能逃过人类修真者的眼睛。

    才一进到东夷城,竟然就被人认出了身份!

    要是那人将他们的身份宣扬了出去

    以人类修真者的贪婪,他们必定会被抓起来,再被人严刑拷打追问鲛人一族如今的下落,说不定还要再经受一次灭族之祸

    这几天这对鲛人兄妹俩带着这样的恐惧,一直都生活在煎熬之中,好不容易因为风平浪静了几天而稍稍放松下来,哪里想到就又看到凤至和龙衍了。

    两人能不被吓着吗?

    凤至冲着那对兄妹俩笑了笑。

    凤至虽然爱宝物,但也不至于会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就要灭人整个族群了,因而虽然知道了这对鲛人兄妹俩的身份,却也没想过就要借着他们得到些什么好处了。

    在凤至看来,自己这是充满了善意的笑容。

    但看在那对兄妹俩的眼里,凤至这笑容很明显就是狼外婆式的微笑嘛!

    两人一点也没有感受到凤至的善意,他们快被吓傻了好吗?

    两人甚至转身就想跑。

    不过

    想到这两个人已经知道自己兄妹的身份,他们就算是跑得了一时,若是这两人真的对他们存了什么坏心思,也不可能跑得过一世。

    于是,兄妹俩对视了一眼,又咬着牙往凤至和龙衍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我们”那做兄长的开了口,却是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连贯的话来,好一会儿才一咬牙,“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凤至点了点头。

    然后,她拉着龙衍转身,身后那对兄妹也跟着他们一起往凤至和龙衍所住的客栈走。

    凤至和龙衍虽然只有两人,但仍是按惯例包了一整个院子住。

    进了院子,等到那对兄妹也进了门,凤至将院门一关,院子里的结界也顿时将院子笼罩起来。

    看到结界,那对鲛人兄妹先是微松了口气,然后又蓦地紧张起来。

    松口气是因为有结界在,外面的人总不能听到他们的谈话。

    而紧张

    天知道,现在这院子里只剩下了他们几个人,要是凤至和龙衍要对他们怎么样,他们还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不过,也不知道为何,虽然心里略有了这样的担忧,但这对兄妹俩心里其实都相信,凤至和龙衍,他们应该不会将自己两人怎么样的。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信任从何而来,但这兄妹俩就是这样想的。

    凤至将兄妹俩领到屋里,先是沏了四杯灵茶,推了两杯到兄妹俩跟前,“说吧,你们想谈什么?”

    兄妹俩都没急着说话,而是捧着茶杯轻轻啜了一口灵茶。

    灵气浓郁的灵茶入口芬芳,叫人的精神都跟着一振,然后,小腹处也跟着一片暖融融的,只这一口就能抵得上几日的苦修。

    兄妹俩都忍不住将杯中的灵茶饮尽。

    然后,那兄长看着凤至和龙衍,先作了自我介绍,“我叫鲛绡,这是我妹妹鲛珠。”

    凤至乐了。

    也不知道这兄妹俩的名字都是谁取的,这也太省事了吧,直接就用了鲛族最出名的两样宝物来给他们兄妹命名。

    不过

    从这两人的名字,也可以看出来,他们必定是如今的鲛人一族极为重要的后辈。

    见凤至乐了,鲛绡和鲛珠也都有些赧然。

    不过只片刻的功夫,两人就恢复正常了。“我们的身份,就是不用说,你们也都已经知道了。”鲛绡极为郑重地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