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走出几步之后,凤至忍不住捂了嘴偷笑。

    龙衍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你呀”纵是摇着头,龙衍的声音里亦是带着满满的宠溺。

    凤至像个小女孩一样,拉着龙衍的衣袖摇来摇去的,“像咱们这样,被人追着跑时不仅不害怕,反而还主动往人跟前凑的人,大概不多吧?”

    岂止是不多,应该说是绝无仅有才是!

    龙衍紧紧握着凤至的手,没说话。

    凤至正想说什么,就听到前面又传来一阵喧哗声。

    两人顺着声音往前面一看。

    就见着,一群人正围成了一个圈儿,里面还隐隐传来了争执声。

    “闲话少说,你们往这法器前一站,到底无辜不无辜自然也就再清楚不过了,若是你们一定要反抗,那可就不要怪我们东来宗动粗了”

    说话之人很明显是东来宗的弟子。

    凤至拉着龙衍很快就挤到了人群最里面。

    被人群围在中间的,是一名穿了东来宗制式衣裳的一男一女两名金丹期的修士,而被他们拉着不放的两人也是一男一女,看着都是三十左右的年纪。

    那两人面上带着愤怒,两眼狠狠瞪着东来宗的两名弟子,怎么都不肯叫两名东来宗的修士拿了法器往他们脸上照。

    凤至听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听懂了。

    这事,说起来也是凤至和龙衍惹出来的。因为凤至和龙衍是一男一女,所以这段时间,东来宗以及各正道修士们,除了见人就拿了镜子法器往人脸上照之外,对于一男一女这样的组合更是极为注意,但凡是遇到一男一女走在一起的,都得被人几

    次三番的盘查。

    这样说起来

    凤至和龙衍,先前只是被那名修真者拿了镜子照了一番,还真就算得上幸运了。

    当然了,到底是谁的幸运,这可就不好说了。

    人群中这一男一女,据说是兄妹,两人打从进了东夷城,就不知道被人盘查了多少次了,因而这次又被东来宗这两名修士拉着非得要再照他们一次,心里自然就恼怒非常了。“这虚灵境还不是你们东来宗的天下,我就不信了,难不成你们东来宗还能一手遮天不成?”兄妹俩之中的妹妹,涨红着一张脸扬声道,“你们东来宗的人自己没本事追不到人,还要让整个虚灵境的人都跟着

    你们闹腾,是不是觉得很长脸啊?”

    这兄妹俩一路不知道被盘查了多少次,这次大概也是气出真火来了,直接就拿了话往东来宗的人心窝子上捅。

    东来宗那一男一女两名修士原本只是冷眼看着那兄妹俩,但在听了这句话之后,两人的脸也跟着迅速涨红了。

    就如那妹妹所说的,东来宗追查了这么久,都没能查到那日的那对魔头的半点消息,还让虚灵境里许多的正道宗门也都跟着兴师动众的。

    原本这就是很让人觉得丢脸的事了,只不过是众正道修士慑于东来宗的威势没有说出来而已。

    现在,被那妹妹一言给捅破了,两名东来宗的修士又如何会不觉得颜面无光?

    东来宗这两人也被激出了真火来了。其中那名女修冷冷地看着那对兄妹俩,“不过是拿了法器往你们脸上照一照而已,若真是按着你们所说这一路已经被照过许多次了,就是再多照一次又何妨,你们这般藏着掖着,莫非是心里有鬼?还是

    你们就是那两个魔头?”

    直接就想将脏水往这对兄妹俩身上泼。

    东来宗的那名男修,听到女修如此说,也跟着冷声道:“师妹说得没错,我看这两人就是心里有鬼,不管怎么说,先将他们带回城主府里好生审问一番才是!”

    那对兄妹闻言更是火冒三丈了。做兄长的上前一步,将妹妹挡在自己的身后,“怎么着,被我妹妹说中了心事,所以恼羞成怒了?你们东来宗这几年不是很能耐吗,现在里子面子都没了,就要拿我们这些散修出气?我告诉你们,我们兄妹

    纵是散修,也绝不会任由你们东来宗揉搓!”

    一边说着话,一边已经摆出了防御的姿态来。

    这时,看热闹的人已经围了一大圈了。

    事实上,吃瓜群众们大多都是倾向于那对兄妹俩的。这段时间以来,因为东来宗要抓那两名魔头的事,闹得整个虚灵境都跟着人心惶惶的,那些大宗门的弟子倒还好,但散修们可就麻烦了,只要一出门必定要经历好几次的探查,闹得众多的散修没有必要都

    不想再往各大城里去了。

    眼前这对兄妹,再怎么看都不会是东来宗在找的那两个魔头嘛,想来也不过是因为东来宗这两名弟子心里有火,想要拿着他们撒气罢了。

    人群之中跟着就有人附和那兄长的话。

    “就是,你们东来宗这么能耐,怎么就没快些将那两个魔头给抓住?”

    “抓不住魔头,只会拿着普通修真者折腾来折腾去,我看你们东来宗也就这点本事了!”

    “真要找什么一男一女的组合,我看你们俩不正好就是一男一女吗,先拿了那镜子往你们自己脸上照一照吧!”

    跟着就是一连串的指责声。

    人群里,站在凤至和龙衍身边的一名修真者有些纳闷儿的看了看左右。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先前这一连串的指责声,好像

    都是从他附近发出来的?

    龙衍这时候伸手轻轻拍了拍凤至的脑袋。

    先前这一连串的指责声,还真是全都出自于凤至之口。

    不过是改变了声音说几句话而已,对凤至来说没有任何的难度。

    这里看热闹的人不少,但能有这个勇气得罪东来宗的人,还真不是那么多,要不然凤至也不会这么辛苦的一人分饰好几个角色了。

    不过,效果还真是不错。

    这人,就算是修真者,也都是有从众心理的。最初时,众多的围观者都畏惧东来宗,就算心里有所不忿,但为了不惹上麻烦,总也不会做那个出头鸟,但现在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