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绝色龙妃很嚣张最新章节!

    不管众人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

    众人接下来也没有再细想下去。

    想这么多干嘛?

    他们又不是东来宗的人,只不过是想看个热闹而已,哪里还用得着将所有的事情都细细想上一遍?

    说不定,就是东来宗的人突然觉得东来城里禁止飞行这一条有些不妥,所以准备要将这条规矩给改了呢?

    他们这些外人,管得着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众多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心里,其实是很有些兴奋的。

    他们总觉得……

    只要继续跟着看下去,他们大概会看到让他们以后都忘不掉的一出热闹的。

    于是,满城的修真者,就像是一条条的尾巴一般,就这样跟在空中的两朵云后面,往着其中一道城门的方向移动。

    凤至和龙衍最初飞行的速度还真是不慢,但在发现了下面这么多人正在跟着他们一起往外走之后,凤至立即就让龙衍将云朵的速度降了下来。

    凤至本就是想叫东来宗的人难看来着,既然如此,当然是看热闹的人越多越好,到时候所能引起的轰动也就越大了。

    既然如此……

    等等这些吃瓜群众,那也是无妨的。

    于是,就在这全城瞩目之下,凤至和龙衍慢悠悠,慢悠悠的到了城门处。

    城门口,这时仍像以前那样热闹。

    因为今天东来城里关于君珺的那场好戏,现在几乎就没有出城的,反倒是进城的队伍排出了老长,可以看出来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

    守城门的东来宗弟子这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仍像往常那样看着一个个的人进入东来城,再从他们那里收入城费。

    也就是在这时,在城外排着队等着进城的修真者们,一个个的突然都两眼放光地看着城门里面。

    这样的异常,自然也会吸引得守城的两名东来宗弟子的注意。

    他们跟着回头一看,就见着了凤至和龙衍在云朵之上,领着全城的修真者朝着这边飞过来的盛景。

    这样的情形,也确实称得上是盛景了。

    两名东来宗的弟子都瞠圆了眼。

    东来城什么时候允许飞行了?

    这么多人跟着一起来,又是想做什么?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个的问题就像是弹幕一样在他们心里闪过。

    “你们想做什……”其中一人最先反应过来,遥遥指着飞在空中的凤至和龙衍呵斥道。

    不过,他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凤至随手一袖子给甩到了城墙之上了。

    见此情景,另外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自然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当然了,那人也没有就这样算了。

    他从储物设备里取出一块玉牌,拢于袖中狠狠捏碎了。

    与君珺那时候拿出来的玉牌一样,这就是向东来宗的高手求助用的。

    那名东来宗的弟子捏碎玉牌的时候,心里还恶狠狠地想着,就先叫这两人逍遥一会儿,等到宗门的高手赶了过来,定要叫这两人好看!

    东来宗的威严,容不得任何人挑衅!

    这几年来,东来宗的霸道作风,早就叫东来宗的弟子对于自己的宗门崇敬到了极点,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自然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只不过……

    那名东来宗的弟子才这样想着,面上就猛地一僵。

    只因为,他这时才看清楚了,在后面的那朵云上站着的那几个人的容貌。

    那……

    城主,以及在东来城里的几名元婴期的高手,他们怎么会都跟在这两个人身后?

    而且……

    这名弟子总觉得,城主以及几名元婴前辈,现在的情形有些奇怪。

    至于到底是哪里奇怪了,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不管怎么说,东来城里禁止飞行,这条规矩却是彻底被人破了,而且看这模样,破了这条规矩的人还包括了他们东来宗的自己人。

    这又要怎么算?

    就在那名东来宗弟子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凤至和龙衍所踩的那朵云,已经直接落到了东来城那高耸的城墙之上。

    整个东来城都被护城大阵给包裹在了其中,就是这城墙亦是这样。

    凤至和龙衍这时就几乎是贴着护城大阵的边缘而立的,在下面的众人眼里,两人身后的背景,就是护城大阵那正在淡淡闪动着的金光。

    在那金光的映衬之下,两人就犹如那天神一般。

    就是凤至现在那张极为平凡普通的脸,也似乎染上了几抹神秘而又妩媚的色彩。

    被众人注视着,凤至就连眉毛都没有抖一下。

    她冲着龙衍使了个眼色。

    龙衍立即就会意过来,指挥着后面那朵云落在了城墙之上。

    稍后,那朵云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以城主为首的几名东来宗元婴弟子,也就这样直接站到了城墙上。

    凤至回过头。

    这城墙修得高,至少也有几十米了,因而上面的风很大,凤至才站了这么一会儿,一头的青丝就已经被吹乱了。

    几缕不听话的发丝落到凤至的颊畔,倒是将凤至的面容都遮了一半去。

    龙衍抬了抬手。

    他本是打算将凤至颊畔的那几缕碍眼的发丝给拨开的,不过,这手只是微微抬了抬就作罢了。

    龙衍可是个醋坛子。

    现在这么多人都看着凤至,他心里正有些酸溜溜的呢,既然凤至的头发都能将凤至的面容给挡了,那岂不是就挡住了许多人看凤至的目光?

    挡得好啊!

    就算凤至现在的容貌并非是她本来的样子,但那也是他的凤至啊,龙衍可不乐意让其他人看着自己的媳妇。

    于是,干脆就不管那几缕发丝了。

    凤至可不知道,就因为这么几缕头发,龙衍已经脑补出多少东西来了。

    她微微低头,看向城墙下正仰着头看着他们的众人。因为她背后那金光的映衬,明明只是这样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但在下面的众人看起来,现在的凤至,就如那天上的神仙下凡,并且将她的目光落在了地上的凡人身上一般,别提有多威严多让人看了自

    惭形秽了。凤至笑了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