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也足够君珺反应过来了。

    她这辈子都没被人这样嫌弃奚落过,一时之间只觉得满心都是委屈,她还想着要怎样与这美男共度**呢,结果这美男原来眼睛是瞎的,竟喜欢那样的丑女,而对她的美貌视而不见?

    伸出一只手指着凤至和龙衍,君珺声音都有些发颤,“你们,你们”

    “你们”了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凤至本就最擅长气人的,见君珺这副模样,又极为刻薄的挤了挤眼睛,“你瞧瞧你,难怪只能靠着这种强迫的方式跟人抢男人,原来不仅长得丑,还是个结巴啊,真可怜哦”

    一边说话,凤至还拿了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君珺。

    这副模样,可别提有多让人生气了。

    君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这时更是恨不得将凤至给撕成碎片了。

    她的一双眼睛都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眼瞅着是不可能用言语打败凤至了,干脆就将嘴抿成一条直线,然后一言不发的就往了凤至那里攻了过去。

    君珺倒没打算对龙衍动手。

    在她看来,龙衍那就是她的所有物了,她还等着将凤至了结了,之后再好好的采补龙衍呢,又哪里舍得对龙衍动手呢?

    不过,凤至这时却是往龙衍身后一躲,“夫君,你看看她,竟然还想打我!”

    一脸的控诉。

    龙衍将凤至牢牢护在身后,低声道:“别怕,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而已,我来对付她”

    凤至狠狠点头。

    而龙衍,将凤至安抚好,回头就是一拳直接朝着君珺轰了过去。

    君珺原本还没将龙衍这一拳看在眼里的,毕竟龙衍显露在外面的实力和凤至一样,都是金丹初期,比起君珺这个随时都要突破到元婴期去的金丹后期大圆满,差了可不是一点半点。

    再则

    虽然对龙衍竟然会护着凤至而朝自己出手有些生气,但君珺到底还是顾忌着龙衍是自己的人,要是将他打坏了就不能好好采补了,因而手下的力道自然也就轻了许多。

    然后

    轰!

    一声巨响之后,信心满满的君珺就悲剧了,整个人就像是一颗球一般,被龙衍给轰得砸坏了许多的东西,最后将墙壁都穿透出一个洞来。

    两名东来宗的弟子惊得眼睛瞪得溜圆。

    他们没猜到结局,也没猜到过程啊!

    谁能想到,这个先前一点反抗都没有,任由着他们带回来的小郎君,竟然会这样厉害?

    两人也因此生生打了个寒颤。

    他们不知道龙衍为什么会那么顺从的跟着他们一起来城主府,但想想吧,若是那时候龙衍心里一个不爽,直接给他们来这么一拳呢?

    想想都觉得可怕好吗?

    再看君珺那里。

    一直到重重砸在地上,喷出一口血雾来,君珺都没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怎么可能呢?

    不过是一个金丹初期的男修,怎么可能一拳就将她打成这样?

    有这样的实力的人,怎么也在元婴期以上了。

    元婴期以上的修真者,又怎么可能被她派出去的这两个人“请”回来呢?

    除非

    这两个人,压根儿就是有着别的目的。

    君珺倒也不蠢,没多久就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她先是往自己嘴里塞了一粒丹药,然后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地瞪向凤至和龙衍,“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想做什么?”

    虽是瞪向凤至和龙衍两个人的,但君珺心里对于伤了她的龙衍倒没有多少的痛恨,反而更恨凤至一些。

    这种心态,也真是让人一言难尽了。

    凤至一听这话就笑了出来。

    “啧,你可真有意思,明明是你们东来宗的人非得将我夫君抢到这里来的,怎么现在又问起我们来这里想做什么了?”凤至唇角微微扬了扬。

    君珺顿时就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身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大小姐,她这两年可从来没有被人如此顶过嘴。

    她随后就又重新冷静下来,“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这里是东来城的城主府,城主府里高手辈出,你们是讨不到好的!”

    凤至又乐了。

    “我们真的好怕呀。”她乐呵呵地道。

    虽然嘴里说着怕,但她这表情里哪里有什么怕的?

    又将君珺给噎得再难受不过。

    君珺的目光渐渐变得冰冷。

    她就算是再怎么蠢笨,现在也看出来了,不仅仅是龙衍的实力不像展露于外的那样弱,就是凤至,提及东来宗以及东来宗的高手的时候,神色之中也没有任何的畏惧。

    这两个人

    他们是谁?

    一想到这有可能是不知打哪冒出来的敌人,君珺心里就多了几分警惕。

    她现在可不敢再将龙衍当作即将采补的对象了,而是悄悄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枚玉牌,然后用力一捏!

    那玉牌在君珺的手里无声地碎开。

    然后,正在城主府里处理着别的事的东来宗的新任城主那里,立即就接到了消息。

    有强敌入侵?

    城主神色一凛,然后也不迟疑,从怀里取出一只玉哨,放在嘴里使劲儿一吹。

    这玉哨是东来宗弟子之间用来互相传递消息的东西,吹出来的声音不会被外人听到,只有受过特定训练的人才能听到。

    这特定的人,当然就是东来宗元婴期以上的高手了。

    如今的东来宗实力大增,就是元婴期以上的高手比起十几年前也要多了不少,这时正在东来城的也有好几人,因而就算知道有敌人入侵到了城主府,城主仍没有任何的担忧。

    这几年来都没有人敢在东来宗的头上动土,现在既然有人冒这个头,狠狠收拾一顿来杀鸡儆猴一番也是好的!

    不管怎么说,东来宗的尊严不容侵犯!

    东来城里,几名东来宗的元婴高手听到那玉哨传音之后,神色之中都略有些意外,然后都齐齐放下手里所有的事,转而往城主府聚集而去。而这时君珺的房里,凤至和龙衍却像是压根儿就没感觉到这诡谲的气氛一般,仍笑嘻嘻地看着君珺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