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怎么回事?

    倒三角眼想要惊呼,但偏偏一张嘴却丝毫不受控制的紧紧闭着,完全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

    这种感觉……

    就好像自己是个不会说不能动的提线木偶一般,只能由着那提着线的人来操纵。

    这是何等可怕的事?

    倒三角眼那双难看的眼里满是恐惧。

    他想求饶,却不知道自己该向谁求饶,他想让谁帮帮他,却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下一刻,倒三角眼动了。

    他两眼直直地看着面前正等着迎接刁难的少年,面上突然露出一个难看得让人都不忍多看一眼的笑容,嘴巴一张一合,说出了一句叫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话来。

    “这位小兄弟,先前是在下出言无状,在下这就向你赔罪,不知道小兄弟想要在下如何赔罪?”

    声音听着非常僵硬,好像是生生从喉间挤出来的一般,听着叫人觉得有些瘆人。

    别说是那少年了,就是看到这一幕的其他人,也都跟着齐齐打了个寒噤。

    这倒三角眼平时惯是个欺善怕恶的,这次怎么倒是突然向这少年赔罪了,难不成是中了什么邪?

    众人心里都有些疑惑。

    或者,这又是他想出的什么阴人的新招?

    但这一次众人却猜错了。

    就见着,那倒三角眼也不等到少年说话,面上就扯出一抹再僵硬不过的笑容来,“既然小兄弟不说,那在下就按着自己的法子向小兄弟赔罪了……”

    说着话,他就开始脱起自己身上的衣裳来。

    这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东来宗的统一服饰,脱起来还真是不用费什么劲儿,三两下就将自己身上的衣物给扒得七零八落的。

    “最近看了几个花娘跳舞,跳得可好看了,为了向小兄弟赔罪,在下也跟着跳上一支舞好了……”

    然后也不管少年有没有反应,直接就开始跳起来了。

    虚灵境里的花娘,只看名字也知道是做什么的,那都是拿了自己的身体来吃饭的人,这样的人跳的舞能是什么好的?

    就见着倒三角眼一个五大三粗,长得还极难看的大男人,学着女子那样极尽妖娆的跳起了舞,面上还流露出一副再娇媚不过的模样来……

    啧,这副情景,岂是一个辣眼睛能形容的?

    众人都看呆了。

    然后,有那反应快的,赶紧拿出了灵石用玄光术将这一幕给录了下来。自从凤至用玄光术录下龙纤纤大变身,之后还拿来赚取灵石之后,虚灵境的修真者们就好像找到了一条致富之路,平时看到有什么有趣的人与事,都会毫不犹豫的用玄光术录下来,说不准就有人感兴趣乐

    意花灵石来买呢?

    于是,倒三角眼的这支舞,也就被许多人这样录了下来。

    倒三角眼虽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身不由己的跳着舞,但他的神志却是极为清醒的,眼瞅着自己这副丑态被这么多人拿了玄光术录下来,他的两只眼睛瞪得都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挣扎,都不能收回身体的控制权。

    所以……

    就是心里再怎么悲愤,他还是将这支舞给跳完了。

    到这时,与倒三角眼一起看守城门的另一名东来宗弟子才可算是回过神来了,厉喝一声,“张三,你在做什么?”

    东来宗的弟子在城门口扒光了自己跳舞!

    想想也知道,这是多丢脸的一件事。

    旁人可不会管这倒三角眼是谁,他们只会记住这是东来宗的弟子,倒三解眼的所为简直就是在给东来宗抹黑!

    被这名东来宗弟子这样一声厉喝,倒三角眼打了个寒噤,然后却是突然就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他下意识的两手环胸,就像一个即将遭受侵犯的小姑娘一般。

    殊不知,他这副模样做出这样的动作来,简直比先前还要辣眼睛。

    倒三角眼能看懂众人眼里的意思,他再也没办法顶着这么多的视线再在这里呆下去,从地上将自己的外衣捡起来随意一批,然后大叫一声,拔腿就往东来城里狂奔而去。

    他原本是想着只要离开了这里就没事了,但才跑出一百米呢,原本被他裹在身上的外衣,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绊,直接就往外飞出老远。

    倒三角眼那白花花的一身肉,就这样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城里的人比起城门口可要多了许多,周围顿时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倒三角眼。

    接下来,简直就是一出大笑话。

    倒三角眼的储物空间里倒是有衣裳,但不管他拿了几件衣裳试图穿上,但就有那么一股神奇的力量,每次都将他的衣裳给掀了开来,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的身体给露了出来。

    最后,倒三角眼也知道这事儿不对劲了,干脆就不再试图穿衣裳,一咬牙,抱着胸就往城主府里跑了过去。

    从城门处到城主府……

    啧啧,这样一路狂奔下来,也真是热闹不断啊。

    这一天的东来城,大概是自从东来宗重新打开山门之后,最欢乐的一天了。

    凤至在水镜前也笑得前仰后合的。

    龙衍在旁边有些无奈地看着凤至。

    他本就是个醋坛子,自然不乐意凤至就这样看着别的男人的身体,就算那个倒三角眼的身体一点不好看也不行。

    所以,在龙衍的强烈要求下,凤至面前的水镜里,倒三解眼的身体上都是一片模糊,就跟被打了马赛克一样。

    凤至会笑得这样开心,与这马赛克也不无关系。

    明明她也没看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但有了这马赛克,总觉得有些小罪恶呢!

    看到那倒三角眼已经跑进了城主府,龙衍伸手在水镜上抹了一下,水镜立即就直接消失了。

    “好了,已经看完了。”龙衍话中都带着些酸意。

    凤至又忍不住笑了好一会儿。

    她就喜欢看龙衍这副打翻了醋坛子的模样。伸手勾住龙衍的脖子,将龙衍的头往下一拉,凤至直接一个吻印在了龙衍的唇上,“这有什么好吃醋的,不过是看个热闹而已,还是个那样的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