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次凤至一共挑了十五名子弟,除了凤来和凤鸣之外,另外十三人也都是年轻子弟之中天赋比较出众的,却也不是从前跟着凤至外出过几次的那些小伙伴儿。

    在凤至看来,那些小伙伴儿的资质与实力在所有的凤家子弟之中都是极出众的,既然凤至要分批带着所有的年轻子弟过来虚灵境历练,这些小伙伴儿们正好分开作为每一批子弟中的领队。

    这一批,就是凤来和凤鸣了。

    十五个人,凤鸣走了最前面,凤来则落到了最后面。

    在有了凤来的提醒之后,众人倒也真的警惕起来了,这漫天的黄沙里,他们能想到的唯一会有危险的地方,也就是他们脚下的这片黄沙了。

    因而,一边往前行,众人也一边紧紧盯着脚下。

    不过

    再怎么看,脚下也都是些最为普通的黄沙。

    黄沙里,会有什么?

    虽然如此,但众人也没有松懈。

    就这样往前面走了大约百米左右,其中一名凤家子弟突然脚步一顿,“有声音!”

    十五名凤家子弟是排成一纵列往前行的,如今其中一人停了下来,其他人自然也都停了下来。

    凤来看向出声的那名弟子,“凤左,你听到了什么?”

    说话的这名子弟叫凤左,他的母亲当时生了一对双胞胎,兄弟俩一人左眉边有颗痣,一人右眉边有颗痣,后来取名字的时候也干脆就极为省事的按着这颗痣的位置取了凤左和凤右。

    这次,凤左和凤右这对兄弟倒是都被凤至选上了。

    先前说话的就是凤左。

    凤左和凤右与凤鸣同龄,虽然实力比起凤鸣要差不少,但两人却都有着各自所擅长的,凤左的耳朵就尤其的好使,任何一点细微的声音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所以,凤来才会因为他说了一句“有声音”就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凤左没有急着说话,而是伸出右手轻轻往下压了压。

    众人都知道凤左的本事,见他如此,于是都噤声不语,更将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下来。

    在这样的安静之中,凤左的耳朵接连动了好几下,然后突然蹲下来,两眼死死地看着脚下的黄沙,“有东西,这黄沙里有东西!”

    凤左极为肯定地道。

    沙线虫在爬行的时候也是会发出声音的,就算那声音极为微弱,微弱到了人耳几乎不可能听到的程度,但凤左在听力上本就算得上是天赋异禀的,竟然只凭着耳朵就将沙线虫的行迹给听了出来。

    要知道,沙线虫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在它们出现之前,几乎没有人能发现它们,如此出其不意才能饱餐一顿不是?

    现在却被凤左给听了出来。

    要是这些沙线虫能有自己的意识的话,一定会觉得很委屈。

    众人对凤左的耳朵都深信不疑,既然凤左都这样说了,那这黄沙里必定藏着什么东西,于是一个个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着沙子里瞧。

    在瞧得眼睛发花之前,众人总算是看出了端倪。这黄沙本是一片土黄色的,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沙砾之间竟然开始多出了些丝丝缕缕的细丝,那些细丝就是比起头发丝来都还要细了许多,若不是众人早就有了准备又仔细看来,只怕根本就发现不

    了。

    想到这一点,众人于是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们都不知道这些细丝是什么,但想来总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凤来面色一沉,“戒备,无论如何不能叫这些东西沾了身!”

    众人听了心里也跟着一凛。

    他们先前有十来日的功夫准备东西,每个人的百宝囊里准备的出行要用的东西都极为全面,其中自然也有驱虫之物。

    众人也不知道这些细丝是不是虫子,但看着它们可以移动,也只能姑且先试一试。

    在凤来的指挥下,众人有的拿出驱中的药丸丢到脚下,有的洒了驱虫的药水,有的拿出了火石引火

    前面几种对这些细丝都没有效果,还是拿出了火石的那人突然带着惊喜地道:“它们怕火!”

    就见着,那人手里拿着一支做得极为精巧的小火把,火把上这时正燃着红色的火焰,在这名凤家子弟将手里的火把挨近地面上,他脚下那些原本正在聚集的细丝,竟然瞬间就往外退了许多。

    可不就是怕火!

    众人心里于是都是一喜。

    火把与火石,这是众人都带了的东西。

    于是,众人都纷纷拿出自己百宝囊里的火石和火把,都生了火,并且将火把往下,对着地面。

    只这么一个简单的举动,就叫众人周围的沙线虫不敢越雷池一步。

    不过

    眼瞅着原本一片土黄的沙漠里,突然被这些古怪的细丝给占据了,就是这附近的黄沙的颜色都跟着变得一片白

    众人心里都有些发怵。

    虽然这些虫子现在看起来还没有多厉害,畏惧于火也不敢往他们身边来,但任何东西,只要数量达到了一定程度,都会叫人震撼,甚至是心生畏惧的。

    现在众人就是又震撼又畏惧。

    这么多的虫子

    简直是要逼死密集恐惧症患者啊!

    这次的十五名凤家子弟之中,还有三名女弟子,看到这一幕,几名女弟子简直就是一身的鸡皮疙瘩,偏偏还要强忍着不叫自己尖叫出声。

    说起来也是有些辛苦了。

    凤来落在众人的最后面,一边举着火把,一边试着脚下重重一跺。

    一股内气像是涟漪一般自凤来的脚下往外延伸,然后就见着以凤来为中心五米范围内的那些细丝,突然之间就全部隐进了黄沙之中,就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凤来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这些细丝的来历,但很显然,这些虫子是极为脆弱的,很容易就能灭了它们,只不过是占着数量多,才叫人心生畏惧而已。

    凤来立即下令:“火把时刻准备着,不要让这些虫子近身,再”

    他是想教众人如何能将这些虫子给灭了。这时,凤至却突然道:“就这样吧,不必对这些虫子下杀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