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玉擎苍见凤至没有应声,又接着道:“凤至小姐以后也不必称玉某为什么阁主了,尽管直呼玉某的名字便是。”

    凤至轻轻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

    然后,玉擎苍才总算是按捺不住的问起了心中的疑问,“凤至小姐,方才玉某说了那么多关于虚灵境的现状,以及东来宗的情况,凤至小姐明明已经离开虚灵境有些时日了,为何却是一点都不吃惊?”

    凤至冲着玉擎苍假笑一下,“当然是因为我生性沉稳,玉明山崩于顶而色不改了,不过是东来宗的一些异常之处而已,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玉擎苍回以凤至同样一个假得不能再假的笑容。

    凤至眼珠微微转了转。

    她原本只是想将玉擎苍安顿下来也就是了,玉擎苍当初送了她一枚生命之钥,这么大的人情她总不能不领。

    如今玉擎苍有难,她护着他的性命,只当是回报了。

    但现在,凤至却有了别的打算。

    五行宗现在的弟子倒是有不少了,但真正的上层战力却是少之又少,除了凤至和风真人之外,其他人还没有真正的成长起来。

    而玉擎苍……

    他能在掌管着香玉阁的情况下,还始终坚持着一步步辛苦修行,可想而知是个性情极为坚忍之人。

    在知道疼爱多年的儿子如此待他之后,又能决然的将玉流风完全抛开,更是个极为果决之人。

    再加上,玉擎苍还打理了香玉阁那么多年……

    可不就是个很好的管理人才么?

    现在的五行宗正是要用人的时候,这样一个人才送到了自己的眼前,凤至又哪里愿意放过?

    所以,她将面上的假笑一收,换上了另一个极为真挚的笑容。

    玉擎苍却被凤至这笑容给吓了一跳。

    “凤至小姐!”玉擎苍差点从座位上弹起来了,“您有什么话好好说,可不可以不要对着我这样笑?被你这样看着,我这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

    就好像,随时会被凤至当作是疾风猪肉称斤论两的给卖了一般。

    听着这话,龙衍淡淡地横了玉擎苍一眼。

    玉擎苍心里又是一苦。

    这一对,哪一个他也惹不起啊!

    凤至听了这话,干脆就不再给玉擎苍好脸了,直接给了他一枚白眼。

    这玉擎苍大概也是有着什么怪癖,好声好气的对他他觉得不自在,这样对他不客气,他反倒又安下心来了。

    凤至道:“玉……玉擎苍,我对东来宗的事倒是知道一些,更知道那几个追杀你的人为何会如此古怪,不过呢,这些都是不传之秘,不是我五行宗的自己人,可不能随意往外传……”

    然后给了玉擎苍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玉擎苍能掌管香玉阁那么多年,又哪里会是个蠢人,凤至只这样一个眼神,他就已经悟了。

    不过,这也正合玉擎苍的意。

    他现在本就是孤身一人来到玄武大陆,对玄武大陆的什么情况都不了解,与那瞎子也没什么两样了,若是能成为五行宗的人,自然也就不用再担心这一点了。

    他于是很干脆地点头,站起来双手抱拳冲着凤至一礼,“玉某见过宗主!”

    凤至很满意。

    又替五行宗收了这么一个得力干将,她又哪里会不满意?

    对现在的凤至和五行宗来说,每一个高手都是极为重要的,更别提是像玉擎苍这样的出窍期高手了。

    伸手轻轻往下一压,凤至笑着道:“既然你已经成了自己人,那自然也就用不着如此客气。”

    之后,凤至说起了她为何会知道东来宗的事。

    “我和龙衍离开虚灵境也已经有两三年了,至于我为何明明没在虚灵境,还能知道东来宗发生的事……”

    凤至说着话,一只纤白如玉的手轻轻抬起,五指像是一朵盛开的莲花一般轻轻划动。

    然后,就见着凤至的五指之下,那一小片空间竟然就多了好几道的裂痕。

    那是空间裂缝。

    那空间裂缝看着黑压压的,虽然只有细细的几道,却叫玉擎苍一见之下心都为之一缩,清楚的感觉到了其中的危险。

    这是……

    等到玉擎苍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时,他忍不住猛地抬头,死死地看向凤至。

    “化神?”

    虽是问句,但玉擎苍的语气却分明就是极为肯定的。

    空间之力,这本就是修真者到了化神期以上才能稍稍参悟一点点的伟力,凤至现在能如此轻松自如的随手一划就出现了空间裂缝,也就意味着她必定已经突破到了化神期。

    化神期!

    据玉擎苍所知,凤至现在顶多也就三十来岁。

    三十来岁的化神期……

    这也太骇人听闻了些。

    虚灵境也算是能人辈出了,但就是那些绝世天才,三十多岁的时候最出色的一人也不过是金丹期而已。

    金丹期与化神期,这中间可是隔了三重大境界!

    这三重大境界,就是再怎样的天才,也需要拿数千年的时间才能跨越。

    可凤至……

    玉擎苍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觉得,凤至肯定是老天爷的私生女,否则这老天爷又如何会如此厚待于她呢?

    凤至这个人可不是什么知道低调行事的,打从她到了虚灵境开始,她这一路上发生的事可都是为人所津津乐道的。

    据说,凤至最开始出现在东来城时,还只是元婴期的实力。

    还是被贺非与贺霏儿这对父女拿了阵法逼迫着,这才一口气突破到了出窍期。

    离着那时……

    好像也才十几年?

    十几年就从出窍期突破到了化神期……

    玉擎苍突然觉得有些心累。

    同为修真者,玉擎苍觉得自己可能修了一个假真。

    不过……

    转念一想,自己现在都已经成了五行宗的人了,宗主的实力越高,天赋越好,他不也同样是受益的吗?

    玉擎苍这才将心态调整了过来。

    嗯,他还想看看,自家宗主从化神期突破到大乘期,又要用多少年呢。

    大概……那时间也会短得叫修真界无数天才恨不得把脸揭下来揣进兜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