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被玉擎苍这样一赞,凤至自然是有些自得的。

    东来宗的护山大阵,在虚灵境亦是数一数二的,号称是铜墙铁壁,更是这么多年来从未被人突破过。

    当然了,现在的东来宗应该不敢再他们的护山大阵是什么铜墙铁壁了。

    至于从来没被人突破过……

    在有了凤至将东来宗的宝库洗劫一空之后,那个“从来没有”就已经是过去式了。

    想到这些,玉擎苍也忍不住憋着笑看了凤至一眼。

    凤至斜眼看向玉擎苍。

    东来宗的护山大阵是不弱,但五行宗的护山大阵不仅在阵法上丝毫不弱于东来宗的,更是有着真正的仙器戮仙剑作阵眼,无论是防护还是攻击性能上,都无疑能名狠压东来宗的护山大阵一头。

    而这护山大阵,是凤至亲手布置出来的,她还是五行宗的宗主……

    又如何能不自得呢?

    三人在阵外停留了片刻,等到玉擎苍将这护山大阵观察完毕了,凤至才抬手轻轻在护山大阵上抚了一下。

    下一刻,护山大阵上就荡起一层涟漪,打开了一道可供一人进出的门来。

    三人依次进入。

    才一进了五行宗的范围,玉擎苍立即就感觉到不了同。

    这里的灵气……

    比起外面何止强了十倍!

    玉擎苍曾经也是去过东来山的,原以为东来山的灵气浓度就已经是极为罕见的了,却没想到,在这遥远的异大陆里,凤至一手打理出来的五行宗内,灵气浓度竟然还要更胜一筹。

    玉擎苍现在是真的震惊了。

    而且……

    也不知道怎么的,玉擎苍总觉得,这五行宗内的灵气,好像有点不对劲。

    也不是不对劲。

    这些灵气不是假的,但与普通的灵气又好像有些区别。

    在灵气浓郁的地方,就是随便呼吸一下也会叫人觉得心旷神怡,但这玉明山的范围之内,除了叫人心旷神怡之外,似乎还有着格外的清爽……

    玉擎苍也说不出这种感觉。

    但毫无疑问,这五行宗极为不凡。

    从前玉擎苍也是有些疑惑的,风云宗在虚灵境里虽然只是一个小宗门,但能在虚灵境支撑那么多年,总也是有可取之处,不是谁想灭就真的能灭了的。

    就是面对强大如东来宗,风云宗的人都能一直死撑着不屈服,为什么会那么容易的就投入了凤至的门下。

    那时的凤至……

    可还没有闯出后来的赫赫威名,顶多也就是叫虚灵境的人有些惊讶而已。

    玉擎苍自打知道风云宗的投入了凤至门下之后,就一直在想,凤至到底有着什么魔力,能叫风云宗的人如此毅然的作了决定。

    但现在,玉擎苍总是有些所觉了。

    这样一个人,轻轻松松的就能发展出这样一个宗门,她自然是极为不凡的。

    风云宗的人能在那个时候就发现了这一点,而且还毫不犹豫的放弃了那么多年的基业,从而将宗门完全保存了下来,只这份果决,就是大多数的人不能比的了。

    至少,玉擎苍觉得自己是不能的。

    试想一下,以现在的东来宗那像是疯了一样的行径,若是风云宗还在虚灵境,东来宗的人指定是不能饶过风云宗的。

    事实上,就算风云宗的人已经随着凤至的消失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东来宗后来还真没放过风云宗,就算没找到风云宗的人,也将风云宗曾经的山门给毁成了一片废墟。

    想想,风云宗曾经的宗门驻地怎么也算得上山明水秀,灵气十足了,却就这样被东来宗的人给毁了,这是何等让人可惜的一件事。

    原本还有几个小宗门都看上了风云宗曾经的驻地,但最后也只能看着那片废墟望洋兴叹。

    而东来宗的睚眦必报,由此也可见一斑。

    总之,现在的东来宗就像那随时都要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只要谁招惹到了他们,就会一直死咬着不放。

    玉擎苍也是庆幸自己通过那落仙谷里的传送阵到了玄武大陆。

    否则……

    以那几人的穷追不舍,他是一定得不了什么好下场的。

    不过,话说回来,那几个追杀他的人,到底是什么路数,为何会如此古怪?

    玉擎苍想不明白。

    但也不知道为何,他就是有种感觉,凤至一定会知道这件事。

    想到自己竟然对凤至有如此盲目的信心,玉擎苍也有些好笑,凤至离开虚灵境都已经有两三年了,东来宗发生的这些事都在凤至离开之后,她又哪里会知道这些?

    虽是如此,但玉擎苍后来还是将疑问问了出来。

    等到凤至让人将玉擎苍的住处安排好之后,玉擎苍拉着凤至和龙衍不放,非得请了两人一起进屋去喝杯茶。

    说是他请喝茶,但玉擎苍这一路被追杀,身上的好东西可丢了不少,现在实在是有些囊中羞涩了,三人在屋里干坐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他拿出什么茶叶来。

    凤至都有些无语了。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无赖了,但今天见了玉擎苍,才知道真正的无赖是什么模样的。

    得,她干脆也不再与玉擎苍大眼瞪小眼了,而是直接取了灵茶灵水,煮了茶一人分了一杯,这才问道:“玉阁主,你有什么话赶紧说,不用再跟我兜圈子了……”

    说着话,凤至还忍不住白了玉擎苍一眼。

    玉擎苍既然都非要跟着凤至到了五行宗来,那就是打定主意要一赖到底了,又哪里还会在乎凤至这小小的白眼?

    他不动如山的坐在原地,先是端起茶轻轻啜了一口,赞道:“果然不愧是从凤至小姐手里拿出来的,真是好茶!”

    凤至暗地里“呵呵”。慢条斯理的将一杯茶饮尽,顶着凤至的白眼,玉擎苍又替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才道:“凤至小姐,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香玉阁,当然也就没有什么玉阁主了,玉某现在也只不过是一只丧家之犬而已,全靠凤至

    小姐的救助才能勉强保下这条命……”

    倒是客气了起来。

    凤至没说话。她知道玉擎苍肯定有一肚子的疑问等着要问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