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么珍贵的东西,在这不知道通向哪里的传送阵上,花掉了整整十五块!

    凤至狠狠瞪着这时正往外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的传送阵,一副咬牙切齿,随时要扑上去咬谁一口的模样。龙衍在旁边看得好笑,最后将凤至轻轻拥在了怀里,一边拍着凤至的背,一边安慰道:“凤至,别心疼了,现在这传送阵不是已经修复好了吗?咱们只要去到传送阵的另一边,总可以将你的损失都全部弥补

    回来的”

    不得不说,龙衍一眼就瞧出了凤至的心思。

    被龙衍这样一安慰,凤至“哼哼”了两声,然后狠狠点了点头。

    到这时,她才有功夫打量起这座已经被修复好的传送阵。六十四块阵基在完全被点亮之后,彼此之间由一条条灵气形成的线联系了起来,这一根根的线条彼此纵横交错着,再加上阵基上那些神秘的花纹,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副让人看上一眼就会觉得有些头晕

    眼花的情景。

    这传送阵

    凤至微微扬了扬眉。

    在传送阵没修复好之前,她自然是不可能窥得全貌的,但现在看来,这传送阵的级别只怕是很高的,绝对不会普通了去。

    她随即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传送阵要启动,可都是需要用到灵石的,不同等级的传送阵,需要用到的灵石等级也不尽想同,据说那种可以穿透空间的传送阵,至少也是需要上品灵石,甚至是极品灵石才能启动。

    方才点亮阵基,就已经用了十五块极品灵石

    可别,要启动这传送阵,也需要用到极品灵石吧?

    凤至眼中顿时就多了些警惕。

    她还真不是守财奴,但极品灵石这种东西,也确实珍贵得不能容人随意乱用,这可是用掉了就在数万年的时间之内不可能再生的资源。

    凤至手里倒是有两块灵髓,只要时间足够也能形成极品灵石。

    不过,那个“时间足够”动不动就是要以万年来计,就算修真者的寿命悠长,只为了用几块极品灵石就得等上几万年,她这是得有多闲?

    凤至都开始犹豫了。

    要不要通过这传送阵去到另外那边看看呢?

    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传送阵里就突然发生了异变。

    就见传送阵里,原本柔和的白光突然之间大振,将周围这片空间照得纤毫毕现,就是凤至和龙衍,也被这突然亮起的光芒晃得忍不住微微眯起了眼睛。

    下一刻,就见着那光芒之中

    好像突然多了一个人?

    一个人?

    这怎么可能?

    凤至眉头微微一拧。

    不多时,那耀眼的白光又开始一点点变得黯淡下来,最后又回到了之前那柔和的程度,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凤至和龙衍都看得很清楚,确实就如他们所看到的,传送阵的中间,这时真的多了一个人!

    而且

    还是一个熟人?

    凤至和龙衍几乎是一瞬间就看清楚了突然出现的这个人是谁。

    两人先是对视一眼,然后却都沉默着没有开口。

    等了好一会儿,那个突然出现在传送阵里的人,这才睁开眼往四处张望。

    这个人看着大约三四十岁的模样,容貌生得极好,叫人只看了一眼,就立刻会想到“面若冠玉”这几个字来,浑身都是不凡的气度。

    不过,这个人现在的情况可真算不得好。他显然是受到了谁的追杀,原本一袭飘飘若仙的白衣不仅变得破破烂烂的,而且衣裳上还沾满了斑斑血迹,那破烂的衣裳下面,还能看到狰狞翻开的血肉,一股股鲜红的血更从伤口处不断往外渗,让雪白

    的衣裳上渗上越来越多的殷红血迹。这些也就罢了,这人最重的一处伤,是在小腹处,一道大约尺长的伤口几乎将他的腹部完全切开了,就连腹中的内脏也能看到一些,即使这人不断的在往嘴里塞丹药,但也不知道怎么的,他身上的伤处却

    没有任何的好转。

    就好像

    在他的伤处上,正有着什么别的力量,在阻止着伤口的好转一般。

    若是再这样下去,这人指定是没救了。

    事实上,就是这人自己,这时心里也只剩了绝望,心底更是一片的灰暗。

    他想着,不管怎么样,他总算是躲过了那些人的追杀,就是死,也可以不用死在那些人的手里。

    这样

    总也算是幸运了吧。

    正这样想着,这人的目光就落到了站在传送阵范围之外的凤至和龙衍,他的一双眼睛也越睁越大,到后来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凤至,龙衍!”这人失声惊呼道。

    凤至轻轻叹了口气。

    看吧看吧,老天爷是不是就见不得她好,这就将这么一个人塞到了她跟前来?

    不过

    对这个人,凤至还算是欠了一份情,当初也承诺过,只要这人开口,不管什么忙,她总会帮上一帮的。

    因而,凤至倒也没有故意装作不认识,朝着这人点了点头,“玉阁主,好久不见了。”

    玉阁主。

    没错,来人是玉擎苍。

    也就是虚灵境里,东香城里香玉阁的阁主。

    凤至和香玉阁原本是有仇的,但机缘巧合之下,她和龙衍倒是与玉擎苍一起对过敌,最后玉擎苍还干脆就将他收藏着的那枚果子,也就是生命之钥送到了凤至手上。

    那生命之钥,对于凤至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凤至自然不可能将之往外推,于是,也就只有承受这份因果了。

    喏,现在这因果就找上门来了。

    玉擎苍听到凤至的声音,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他也不顾嘴里正在不断往外吐着的鲜血,仰天大笑了三声,然后话都没来得及再说什么,直接就晕了过去。

    凤至一阵的无语。

    可再怎么无语,她总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玉擎苍死在她面前不是?

    “看吧,麻烦来了。”

    凤至冲着龙衍低声嘟囔了一句。

    然后,两人一起走进了传送阵之中。龙衍没让凤至上前,自己一手将浑身鲜血的玉擎苍给拎在了手里,带到了外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