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于是,这天,凤至才将凤鸣等年轻一辈折腾得连眨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正心满意足的准备拉了龙衍一起在凤天城里好好逛一逛呢,才出了门,正走进了门外那片嗜灵藤中间,就看到了远远的被凤至种下

    的这些植物挡在了门外的一大群人。

    “哟!”凤至乐了,“倒是都是故人啊!”

    可不就是故人吗?

    除了龙族和已经被凤至除了名的魅族之外,其他几大异族一个不落的来了,而且来的人还都是曾经与凤至相识的那些人。

    在这些异族之外,还有十大家族除了凤家之外九家的人。

    也巧了,九大家族来的人,竟然也都是从前那批与凤至一起参加过龙透关之争的人。

    一群异族,一群十大家族来的子弟们,就这样在凤家祖宅外面面相觑着。

    他们也不是没试过往里面走。

    不过嘛……

    最先踏出那一步的人,被最外围的那些看着再美丽不过的花藤腐蚀得不成样子的模样,让众人在打了个寒噤之后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了。

    就说嘛,这片植物也是凤至回来之后才有的,想也知道必然是出自凤至之手。

    既然是出自凤至之手,又哪里会是凡物?

    这些人之中,最忌惮最不敢往前踏出一步的,就要数夜离了。

    想当初,夜离之所以得罪了凤至,不就是因为他那时不管不顾的铲了凤至的一片花海么,就为了这事,夜离可是在鬼手阴天的屁股后面苦苦追了那么多年。

    想想都是泪啊!

    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夜离现在看到这片分了三层的植物,又哪里还敢造次?

    而事实也证明他是对的。

    啧,那个最开始踏出一步的,是十大家族之中慕容家的慕容嫣。

    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被那些花藤这样一缠,顷刻之间就一身血肉模糊,那惨状,简直叫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啊。

    不过……

    可没有人真的同情慕容嫣。

    慕容嫣以及慕容家在凤至手里吃了这么多的亏,偏偏就是不长记性,每次总还会再吃亏,这又能怪得了谁呢?

    也只有与慕容嫣定了亲的司徒浩,紧紧皱着双眉,被慕容嫣两手紧紧扒着不放。

    “浩哥哥,你快救救我,凤至,那个毒妇,她就是想害死我,浩哥哥你救救我……”

    慕容嫣只觉浑身都痛,这叫声自然也就不会好听到哪里去,嗯,就是比疾风猪的声音也好听不到那里去。

    一时之间,汇聚在外面的众人都忍不住拿了怪异的目光看着慕容嫣,以及被她扒着不放的司徒浩。

    啧啧。

    他们在出门之前,可都是得了族中长辈的告诫的,这次来凤家是为了寻求凤至的帮助,可不是为了在凤至跟前抖威风的。

    这一点,他们都是记得再牢不过的。

    想来,慕容家亦是如此。

    怎么……

    这个慕容嫣,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自己不知死活的非要往那花藤里凑,说是这么美的花儿定能将她衬得人比花娇,一定要采一朵戴在头上来着,现在受到了教训,怎么就成了凤至要害死她了?

    明明是来找凤至求助的,偏偏还能说出这番话来,这个慕容嫣的愚蠢,众人算是见识过了。

    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

    若不是蠢透了,慕容家和凤家,又怎么会结下几乎解不开的仇呢?

    也亏的慕容家的人脸皮厚,都已经势同水火了,这次还有脸派人来凤家,关键是还派的是向来与凤至不对付的慕容嫣。

    真是不知道慕容家的人是如何想的。

    众人看着正在不断惨叫着的慕容嫣,心里都有了这样的疑问。

    慕容嫣要往花藤里踩的下场众人都看到了,于是就这样往凤家去的打算自然也就只能打消了,众人想了半天,只要凤家的人不出来,他们还真想不出什么办法往里面去。

    于是……

    一大群人,也就只能这样眼巴巴的在外面等着了。

    也真是凑巧了,这段时间凤至将凤家年轻一代的子弟都扔进了龙透关之中玩儿命的操练,在看到效果之后,就是比凤至长一辈两辈的人也都动了心,非得缠着凤至也给他们来个特训。

    就算这特训辛苦了些,但只要能快些提升实力,就是辛苦些又有什么要紧的?

    于是,凤至又在龙透关里作了一些改变,后来干脆就让凤家的老老小小全都进到了龙透关之中。

    是以,这些天的凤家,可以说就是一座空宅子了。

    如此一来,往外出门的凤家子弟自然也就一个都没有。

    夜离等人在外面盼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才好不容易等到了准备出门逛一逛凤天城的凤至和龙衍。

    凤至和龙衍才出了门就看到了外面这么大一群人。

    而外面那些人呢,见着凤至和龙衍的身影,他们一个个就跟走散了的孩子终于找着了爹娘一样,当场就热泪盈眶,只差没有大哭出声了。

    由此可见他们有多期盼见到凤至了。

    凤至于是吹了一声口哨。

    在看到这些人的第一时间,她都差点以为有人会激动得朝着她扑过来,抱着她的腿喊一声“娘”了,她都在认真思考,要是真的有人这样叫,她和龙衍要不要认下这便宜儿子或者女儿呢。

    呃,好吧,凤至也承认自己想多了。在众人那几乎要冒出绿光的眼睛注视之下,凤至就像是没看到众人一样,和龙衍手牵手,以着一种茶余饭后逛自家后花园那样的淡定从容,慢悠悠的走过嗜灵藤,走过豌豆射手,又走过最外围的那片花藤

    。

    然后,凤至好心情的冲着众人挥了挥手,“咦,原来是你们啊,好久不见了……”

    众人也都是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才控制着没让自己冲着凤至翻白眼了。

    “是啊,好久不见……”

    他们都与凤至打着招呼。就是先前还在惨叫着的慕容嫣,在凤至出现之后,也以最快的速度服下了慕容家治疗外伤的丹药,就是那外伤还没有好完,也强撑着重新换了件衣裳,勉强挤出笑容看着像是女王巡视自己的国度一般走出来的凤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