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这两名护卫的疑问,凤至的反应就是微微抬了抬眉。

    她是什么人?

    这两名护卫的年纪看着都不大,顶多也就是三十余岁的模样,也难怪他们会不认识凤至了。

    凤至这时候一心只想知道乔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没功夫与这两人多说什么,只抬起手轻轻一拂衣袖,下一刻她和龙衍的身形便平空往前跨越了大概十余米的距离,瞬间就将这两名护卫抛在了身后。

    两名护卫哪里能料到还有这样的事,两人还维持着先前伸手想要阻止凤至的动作,面上的表情更是极尽惊吓,就好像这样的表情在他们的脸上定格了一般。

    凤至和龙衍都没有回头。

    凤至的神识在乔家祖宅里一扫,就发现了乔振宇和梅瑰的踪迹。

    不过……

    这两人现在的情形,可是真的有些不妙了。

    乔家的议事厅里,一大群乔家的高层将乔振宇和梅瑰团团围在中间,乔振宇和梅瑰身边也站了不少人,双方隐隐竟然呈了对峙之势。

    “家主,夫人,您二位还是早些看清楚形势来得好,否则,这些对你们忠心耿耿的人,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您二位就舍得吗?”

    一名看年纪七八十,身形瘦削,长了一把山羊胡的老者这般冷笑着看向乔振宇和梅瑰。

    听了这老者如此说,乔振宇和梅瑰面上都现出怒色来,简直恨不得将这老者千刀万剐了。

    不过……

    他们现在也是有心无力。

    这些年来,乔振宇和梅瑰一直将乔家牢牢掌控在手心里,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二十几年下来,他们才会因为太过自信而对下面的人失去了警惕之心,这次也才会落到这样的境地。

    梅瑰更是极为懊恼。

    要不是她大意之下将凤至留给她和乔振宇的那只口哨交到了那居心叵测的人手里,她只需要吹一下口哨,就能向凤至求助了。

    又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被人如此团团围了起来?想到这些,梅瑰的面色更冷了,“六长老,你也不用花言巧语的说这么多,我与夫君都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们既然选择忠于我们夫妻俩,就是今天真的死在了这里,总也能算得上是死得其所的,毕竟

    ……凤至小姐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

    听到“凤至小姐”几个字,与梅瑰等人对峙着的那些人,心里都齐齐一颤。

    所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这些人虽然都没有见过凤至,但身处在玄武大陆上,又如何可能没有听说过凤至的名字?

    凤至如今可是玄武大陆上公认的谁也不敢招惹的存在,而乔家又是早早就被凤至纳入到自己羽翼之下的家族,谁也不能肯定,梅瑰说的话到底会不会成真,凤至又会不会亲自出面替乔振宇和梅瑰报仇。

    是以,一时之间,许多原本拿定了主意要与乔振宇和梅瑰作对的人,心里倒是都有些犹豫起来了。

    也不怪他们胆子小。

    事实上,打从凤至十六岁那年开始在玄武大陆上走动,这些年来,但凡是得罪过凤至的人,不管是什么身份实力又如何,哪里有完好无缺的?

    想想那些与凤至为敌的人都落了个什么下场,这也足够对众人形成震慑了。

    乔振宇和梅瑰见状,同时轻轻掀了掀唇角,将不屑表达得再清楚明白不过了。那位被梅瑰称作是“六长老”的老者,心头先是一凛,但随即就又冷笑一声,“你也不用拿凤至小姐来吓唬老夫,我们确实不敢招惹凤至小姐,不过拿了你们下手,会不会真的招惹到凤至小姐,这还是个大大

    的问号。”

    乔振宇和梅瑰面上都是一冷。

    其他人也都看向六长老,想听听他能说出些什么来。

    六长老见状有些得意。

    “以老夫看来,凤至小姐在乎的不过是乔家能替她出力,至于乔家的家主到底是谁,你们以为凤至小姐会在乎?”

    他说到最后,还冷笑了一声。“你们能替凤至小姐做的事,我们也能,甚至还能做得更好,既然如此,凤至小姐又岂会来关心你们俩的死活?你们要是识相的话,就快点把上次从矿脉之中得到的东西交出来,否则的话……”六长老冷哼了

    一声,“否则,等你们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时,那东西照样能被我们找出来!”

    站在六长老那边的人,在听到这番话之后,眼里都越来越亮。

    “就是,赶紧把东西交出来!”

    “你们夫妻俩已经把持着乔家作威作福了这么多年,如今也应该让位了!”

    ……

    一时之间,议事厅里喧闹不已,就好像那外面的菜市场一般。

    乔振宇和梅瑰,以及与他们站在一起的那些乔家子弟,眼里都不无激愤。

    乔家能发展到如今的程度,可以说全都是乔振宇和梅瑰之功,若不是乔振宇和梅瑰在乔家危难之时找对了凤至这个靠山,乔家只怕早就已经被方家给吞并了,又何来今日的风光?

    就是现在站在了他们对面的这些乔家人,若不是有乔振宇和梅瑰,只怕也是早早的就死了,又哪里还能有机会站在他们对面,与他们为敌?

    可现在,这些人只不过是被六长老一煽动,竟然就真的认定了这些年来是乔振宇和梅瑰把持着乔家替自己谋福利……

    只能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这确实是真理了。

    乔振宇和梅瑰这边亦有人怒极之下对着对面的人破口大骂,但乔振宇和梅瑰现在已经不丰收与这些人多说什么了,只冷着一张脸看着对面的人,眸色冷如冰霜。

    对面那些人也不是每个人心里都完全无愧的,在乔振宇和梅瑰的冷视之下,其中一部分人讪讪地闭了嘴。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起来。

    六长老心里一突。

    这件事可都是他煽动起来的,要是事成之后,乔家的家主自然就能落到他的手里,可万一他所谋之事不成……

    那么,最惨的,也会是他。是以,六长老哪里能容得了失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