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了,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血色深渊里实在没有什么值得修真者们冒险的宝物。

    就算是修真者,那也是贪婪的,若是血色深渊里有值得所有人争夺的宝物,就算这里再怎么危险,也总有人会乐意铤而走险的。

    可既然没有宝物,还极度的危险,若还有人乐意往里面跑,那才是怪事了。

    于是,血色深渊在迎接了极短一段时间的热闹之后,就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还是后来的五行宗的一位前辈,无意之间发现了血色深渊,又见识到了这里面的危险性,觉得可以作为一个试练的场所来磨练宗内的弟子,这才将血色深渊收入了五行宗内。

    不过……

    因为血色深渊里不仅危险,还有着一种极致的压力,就是五行宗将血色深渊收入了囊中之后,五行宗里乐意来这里试练的弟子也是极少的。

    知道了这些,凤至却似笑非笑地看了王座一眼。

    血色深渊里这么久以来进化起来的虫子,就被凤至一个人给收拾光了,若是真的多了些人到这里来试练,呵呵呵呵,这里面能有那么多的虫子吗?

    似乎是察觉到了凤至的想法,王座立即就重新变得安静如鸡。

    好吧,它得承认,凤至说得有道理。当然了,这么多年下来,当初的五行宗其实也不是没有化神期的修真者来血色深渊里历练,只不过,那些人比起凤至来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完整的通过所有的一千一百一十一关的考验

    ,哦,除了凤至之外应该还是有一人的。

    不过……

    那个人在经历了所有的关卡之后,却是迷失在了王座之上,竟然甘愿沉醉于王座制造出来的完美的梦境里再不肯醒来。

    也是自那之后,五行宗才将这血色深渊划到了最为危险的一处秘境。

    凤至将这些了解完了,也没准备在血色深渊里多呆。

    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将灵脉迁进来,或者拿出足够多的灵石,在这血色深渊里形成几处完整的灵气泉眼供这些虫子进化。

    而且……

    自打进到这血色深渊之后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凤至是真的有些想龙衍了。

    想到先前那个有着龙衍的完美梦境,凤至心里那种想要快些见到龙衍的愿望却是越来越有些压制不住了。

    既然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凤至又哪里还会迟疑,吩咐了王座这段时间盯着血色深渊里进化得最快最好的一批虫子,然后就开始返回血色深渊的入口。

    与来时不同,现在的凤至已经将血色深渊里的枢纽,也就是王座给降服了,再不用像来时那般还要时时提防着那些虫子会不会将她身上的灵气给吸走了。

    甚至,只要凤至一个念头,这深渊里那像是鲜血一般的雾气,就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分开了一般,孵出一道可以让凤至外出的通道来。

    有这样一条通道,凤至的视线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的阻挡了,她直接驭着剑,出了宫殿的门之后,就一路往上,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就回到了血色深渊的入口处。

    虽然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但这入口处与凤至来的时候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的不同之处。

    凤至深吸一口气,看向进来时的那道门,这才一步踏了出去。

    门里闪动的微光,这让凤至有些看不清外面的情形,但几乎是她的脚才踩在了外面的实处,她整个人就被一个熟悉而又温暖的怀抱给紧紧包裹了。

    龙衍。

    凤至闭上眼,只紧紧回报龙衍。

    她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境。

    虽然那时是因为受到了王座的干扰,让她没办法准确的判断周围的人与事,但凤至对于自己竟然将一个梦境之中的虚无的人认作了龙衍,心里仍是有些过不去那个坎儿。

    这时候被龙衍抱在怀里,凤至甚至是有些愧疚的。

    就在凤至这样想着的时候,与她心意相通的龙衍先是极为急切的给了她一个吻,然后才低声道:“凤至,你不需要愧疚。”

    事实上,在凤至经历那个梦境的时候,虽然龙衍并没在她身边,但他其实也是有些察觉到了的。

    凤至在那个梦境里沉沦了许久,但龙衍一直都对凤至有着绝对的信心,他从不相信,凤至会一直沉沦在那梦境之中,更不相信凤至会认不出那个虚假的龙衍。

    凤至也确实做到了。

    大半年的时间里,凤至在血色深渊里经历了一千多次的考验,最后命都差点去了半条,才总算是有了些收获。

    而龙衍这里,也半点都不轻松。龙衍的历练之所是龙谷,这个地方本就是因为陨落了太多的龙族才会得了这个名字,也正因为如此,龙衍这大半年来其实也是有着很大的收获的,更因为才从龙谷那个极尽危险的地方出来,整个人都还不

    能完全的收敛起自己的气势。

    若是这里有旁人,一定会被现在的龙衍震慑到。

    但这时,龙衍抱着怀里的凤至,却是用了最大的小心翼翼,好似凤至是什么易碎的娃娃一般,只要他稍稍用点力就会碎了一般。

    “凤至,”龙衍轻轻拍着凤至的背,“你不需要愧疚,那又不是你的错。”

    他说得再自然不过。

    凤至听了这话心里也跟着一暖。

    她并不是什么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人,也不是只能依附旁人而生存的菟丝花,可现在,被龙衍搂在怀里,听着他低沉的声音,凤至却觉得整个人都熨帖了下来。

    人生在世,有这样一个人陪伴在自己左右,这该是何等的幸运。

    她于是深吸一口气,嗅着龙衍的味道,凤至原本那略有些阴沉的心情也开始好转起来,“我知道。”

    两人然后又相视一笑。

    虽然都出了关,但凤至和龙衍都没有急着离开这里,而是仍留在了浮空岛,好好缠绵了几天,然后才总算是有些意犹未尽的从浮空岛下来了。看到凤至和龙衍重新出现,风真人以及五行宗的众弟子们也都松了口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