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龙衍眼里因为自己的不予作答而渐渐涌上的受伤,凤至心里一急,她再次张嘴,就要将自己的答案说出口。

    可是……

    就好像嗓子眼儿被棉花堵住了一般,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字,凤至却始终没有办法说出来。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呢?凤至相信,自己对龙衍的感情绝对不会是假的,尤其是在他们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更是无数次的在危险之中成为彼此最后的安全防护,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已经深到了将对方当作自己一样来

    信任的程度。

    但这次……

    凤至紧紧拧起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突然就涌出了一股久违的危机感。

    危机感?

    自从将东来宗打退,又成了玄武大陆和虚灵境所有人公认的最强者,这两处地方便已经再没有人可以让凤至感觉到威胁,凤至也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过这种危机感了。

    那么,这危机感又是从何而来的?

    凤至总觉得,自己好像不知不觉间忘了许多的事。

    是什么呢?

    凤至先是抬头看了龙衍一眼。

    明明是再熟悉不过的面容,但这时却叫凤至觉得无比的陌生,就好像站在她面前的压根儿就不是她相濡以沫了多年的夫君,而是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般。

    这样的感觉,让凤至忍不住退了两步。

    她得先将自己心里那莫名的危机感的来源理清楚,再好好想想,她到底是在不知不觉间遗忘了些什么?

    退出一步,再退出两步……当凤至退到离着龙衍有十几步远的时候,她心里那股陌生的感觉也跟着越来越盛,就好像隔着这段其实并不算远的距离,她突然之间就将蒙在眼前的那层迷雾给拨开了一般,眼前的世界也跟着变得再清晰

    不过起来了。

    首先让凤至看清楚的,就是这个龙衍。

    “你不是龙衍。”凤至声音中带着些冷意。

    以及……

    怒意。

    在凤至的心里,她和龙衍的感情就是最不容人亵渎的,但偏偏,眼前这个人还占着龙衍的身份蒙骗了凤至这么久。

    更让凤至无法接受的是,她竟然这么久以来都没有认出来,而是真的将这个人当作了龙衍来看待。

    这才是凤至心里过不去的一个坎儿!

    也正因为如此,对于这些蒙骗了自己的人,凤至也就尤其的不能原谅。

    “你,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凤至眼里隐隐跳动着火焰,“竟然敢骗我!”

    说着话,她的身体周围便升腾出几近无色的火焰来,这火焰自然就是凤至的真火突破之后的无色火焰,事实上现在凤至的火焰都已经超越了真火的范围,都可以用更高一个层次来形容了。

    而就在这火焰升腾而出之后,凤至也看出了不对劲。

    她一直以为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是再真实不过的,因为某种原因更是从来都没怀疑过这件事,但在她这种特殊的火焰面前,这个凤至以为是真实的世界,却就这样开始一点点的崩塌起来。

    一个世界的崩塌。

    这是什么样的体验,凤至现在可算是明白了。

    就见这个世界突然之间就好像变成了一片片的碎片,而这些碎片在凤至的火焰的炙烤之下,一点点的化作了虚无。

    每一片碎片的消失,凤至就觉得眼前的世界要变得更清晰了一些。

    那种感觉……

    就好像是眼睛被洗了一次一般。

    当那些世界的碎片被焚毁得差不多了,凤至眼前的世界也瞬息之间有了极大的变化。

    凤至眨了眨眼。

    因为眼前的世界变化得太快,她一时之间心里倒有了种不知今昔何夕的感觉。

    不过,只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就足够凤至回过神来了。

    她看着眼前的一切。

    幽暗空旷的宫殿,一张巨大的王座,还有坐在王座上的自己,凤至甚至还看到了王座上那来不及暗下去的蒙蒙微光。

    所以……

    她先前,是不知不觉的就着了道,而且还是着了一把椅子的道?

    凤至看着身上的王座,连连发出了几声冷笑。

    被一把椅子给暗算了,这绝对算是凤至活了这么多年以来的黑历史,更可恨的是,她还在那梦境之中生活了那么多年,且压根儿就没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是生活在现实之中。

    对凤至来说,这就是耻辱!

    “好,真是好啊。”凤至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在身下的王座上拍了几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凤至的错觉,在凤至轻轻拍着的时候,这王座似乎还慑缩了一下,好像是在……

    害怕?

    凤至也没放在心上。

    呵呵,害怕吗,已经晚了。

    凤至是拿定了主意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这把破椅子。

    当然了,事实上凤至也是很肯定这把“破椅子”的厉害之处的。以凤至如今的神识强度,就是大乘期的大能制造出来的幻境,也不一定能够让她深陷其中,但这次这把椅子,不仅在凤至毫无所觉的时候就将她拉到了幻境之中,还让凤至将幻境当作了真实的世界,在里

    面生活了那么多年也没有任何的察觉。

    这无疑是非常了不得的。

    而且……

    最让凤至后怕的,却是这王座所制造出来的幻境,似乎是活的一般。

    就如,先前那个“龙衍”,就试图让凤至许下承诺,一辈子留在那幻境之中。

    凤至甚至都有些肯定,若是她那时真的大意之下许下了这个承诺,那她这辈子只怕真的就只能生活在这样一个虚幻的梦境里了。

    虽然这个梦境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以凤至的意志构建的,可以说是一个凤至心里完美的世界,一个没有任何遗憾的世界。

    但是……

    再怎么完美,那到底也是虚幻的。

    凤至又怎么可能拿这样的虚假的世界来欺骗自己呢?

    最重要的是,若是她真的从此只能活在这虚假的梦境之中,那龙衍,以及其他凤至在乎的人,他们又要怎样呢?

    这也是凤至最痛恨这把“破椅子”的一点。

    所以……现在该有仇报仇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