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明显不想叫凤至坐下来了。

    嗬!

    凤至忍不住扬了扬眉。

    别看这张椅子似乎是死物,但实际上却好似有着人的思维一般,竟然还不想叫凤至坐下来!

    不过,凤至是个会因为这样就改变主意的人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了。

    事实上,这把椅子越是抗拒,凤至还偏就要坐下来了,不过就是一张椅子而已,原本就是让人坐的,就算这把椅子长得好看了些,但这是它拒绝让人坐的理由吗?

    哼!

    凤至完全无视了这王座的抗拒,直接来了一个泰山压顶,身上的灵气一阵鼓动,就这样将那股抗拒之力给压了下去,原本被王座上传来的力道给弹开的身体,也跟着就这样重新坐了下去。

    虽然王座上仍源源不断的传来反弹的力道,但在凤至的刻意压制之下,这把椅子又能掀得起什么风浪来?

    不过片刻的功夫,凤至就已经完全在王座上坐了下来。

    也就在凤至在这王座上坐实的那一瞬间,凤至整个人的神色突然就变得茫然了起来,就好像被什么幻境拉入了其中难以脱离了一般。

    而她身下的那张王座,也在这个过程之中开始亮出了白蒙蒙的微光。

    一时之间,这偌大的宫殿之中,周围似乎都完全暗了下去,就连原本那红彤彤的光芒都一点点变弱,只余下这王座散发出来的蒙蒙白光了。

    而这时,凤至在做什么呢?

    凤至这时正沉浸在了一个个的幻境之中。

    说是幻境,其实也有些不恰当。

    准确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又一个的梦境组成的。

    在这个梦境之中,凤至只觉得,自己一切的野望似乎都得到了实现,她的实力轻而易举的就提升到了大乘后期,只差一步之遥就可以举霞飞升,从此成为仙人中的一员。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想要报复凤至的东来宗也确实是由着一位降下了自己力量,用着徒子徒孙的身体的仙人带领之下突破了空间的限制来到了玄武大陆上,想要以武力强行逼迫凤至屈服,更甚至要将玄武大陆变成东来宗的私有领地。

    不过……

    就算那真是仙人,但突破界面的壁垒降下的力量又哪里能比得上凤至这个只差一步就能飞升的大乘后期修真者?

    因而,在凤至的带领之下,玄武大陆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这次不仅将前来玄武大陆找茬儿的东来宗弟子全歼,甚至还反攻回了虚灵境,一举占领了东来宗,直接将东来宗变成了五行宗的附属宗门。

    这一战,虽然不能说打得天昏地暗,但也几乎将玄武大陆和虚灵境都翻了过来了。

    而在这一战之后,玄武大陆上的灵气突然之间就变得比以前浓郁了许多,而且玄武大陆上新出生的婴儿有灵根的比例也越来越高,甚至比起虚灵境这样的修真世界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这时的玄武大陆本就只有五行宗一个修真宗门,而且五行宗还在之前的这场大战之中向玄武大陆的所有人都展示出了自己超强的实力,因而但凡是谁家里有亲生儿出生,最先做的事都是将孩子带到五行宗去测灵根,一旦测出来灵根,便会让孩子直接拜入五行宗的门下。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五行宗不到百年的时间就已经隐隐有了超级大宗门的样子,而且是一个横跨玄武大陆和虚灵境的超级大宗门。

    作为五行宗的宗主,凤至自然是得到了玄武大陆和虚灵境里所有人的景仰。

    不过,凤至却丝毫也不留恋这些景仰。

    她所在乎的,也不过就是和龙衍一起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路走来,无论凤至做什么,龙衍都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与她一起作战,与她分担所有的艰难困苦。

    在这个过程中,凤至和龙衍,他们也被玄武大陆和虚灵境里所有的人视作是一对神仙眷侣,任是谁提到他们,都无不是一脸的欣羡。

    凤至……

    似乎不过是一转眼的时间里,就已经得到了所有她之前想要的东西。

    忠贞不移的爱人,说一不二的地位,绝强的实力……

    说凤至是这天地间最为幸运的人,都绝对没有人会怀疑。

    凤至看着眼前的龙衍。

    他们这时正站在一片绝壁之上,虽然是绝壁,但这里的风景却一点也不差,大概越是危险的地方,才越能看到常人所不能想象的美景。

    在这样的美景之中,龙衍身上穿着的金袍在山崖之上的狂风之下飞扬着,带着一道道金色的弧线。

    “凤至,”龙衍执起凤至的手,他的眼里满是深情,就好像虽然眼前有整个天地,但她却只能看得到凤至一人,“如今所有的事都已经定了下来,我们以后,就这样相伴着彼此在这里长相厮守,如何?”

    这里。

    听到这两个字,凤至的心里莫名的就觉得有些怪异。

    不过,真要让她说出是哪里有怪异之处,她又说不出来了。

    她看着龙衍,将龙衍的深情全都看在了眼里。

    与龙衍长相厮守,凤至又如何会不愿意呢?

    她张了张嘴,下意识的就要说出一个“好”字。

    不过……

    不知道为何,这个简单的字都已经到了凤至的嘴边,她却始终不能将这个字说出口。

    就好像,冥冥之中有着什么东西在提醒着凤至,不能说,不能说……

    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

    凤至心里一阵迷糊。

    她忍不住使劲儿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的头脑更清晰一些。

    这时,龙衍见着凤至的异样,眼里闪动着关心,“凤至,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凤至摇了摇头。

    她看着眼前的龙衍,明明先前觉得再真实不过的人,但这时她心里却突然就泛出了些淡淡的疏离感,就好像眼前的这一切,其实都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

    那难不成还是假的不成?

    凤至再次摇了摇头,然后一把握住了龙衍的手。

    龙衍的手是温暖而干燥的,与凤至从前每一次的感觉都是完全一致的,这样真实的触感,眼前的龙衍又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