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1065章  火种的变化

    轰!

    这一步,因为凤至格外的用力,才一踏到了地面,就先发出一声轰鸣。

    而凤至的这一步都还没有落地,那只格外巨大的虫子就先一步嘶吼了出来,即使凤至早就有所准备,但那“嘶嘶嘶”的怒吼仍叫凤至下意识的头中一晕。

    她这一晕,原本重若千钧的脚下跟着就是一松,整个人直接就往前滑出至少有一米的距离。

    这一滑,凤至离着那只巨大的虫子也不过两米左右的距离了。

    这样的距离,其实已经很近了。

    因为这只虫子的嘴实在是太大了,凤至这时甚至都能闻到那张巨嘴里散发出来的腥臭味。

    这样一张臭嘴……

    凤至是绝对不愿意叫它挨到自己分毫的。

    紧紧拧起眉头,凤至这可真是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全力与这只大虫子传来的吸力作对抗。

    与前面的虫子相比,这只五十米长的虫子传来的吸力也有了变化,其中不仅带着那股子螺旋劲儿,还有一种让人的灵气不由自主的就要往外涌的特性。

    就算凤至对自己的灵气早就已经如臂使指一般操控自如,但在这股吸力之下,她体内的灵气亦是完全不能按照她的指挥形成周天,而是争先恐后的想要从凤至的身体里透体而出,朝着两米外的那张巨嘴里去。

    这……

    凤至也是用尽了全力,才能勉强形成一个平衡,让自己体内的灵气不被那股吸力带走。

    但这样一来,她却是再没办法用灵气来对付这只大虫子了。

    一边要全力维持着灵气不被吸走,一边还要抵御这只大虫子的神识攻击,这么久以来,凤至倒是第一次觉得有些有心无力。

    她一点也不敢放松,因为一旦放松,就意味着她要离得那张巨嘴更近一些。

    而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凤至那光洁的额头上,一滴滴豆大的汗珠顺着她的额头就一点点往下滴,划过她的脸颊,再经由精巧的下巴最后落到了地面上。

    不多时,这些汗珠竟然就在地上汇成了一个小水洼。

    由此可见凤至现在正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

    凤至忍不住在心里暗骂。

    就算是质的变化,这次这只巨大的虫子这变化也未免太大了些,这哪里是什么质的变化,压根儿就是修真者的仙凡之别好吗?

    但再怎么骂,凤至也只能一边维持着现在的平衡,一边思索着破局之法。

    她当然是不能放松的,一旦放松就意味着她会被这只臭虫给吞进肚子里去,从这只虫子那巨大的吸盘和满口的尖牙就能知道,它的消化能力一定很强,真要被它吸到了肚子里,再被吞噬了灵气,凤至就是有万般的手段,也只能引颈待戮了。

    那么……

    有什么办法呢?

    凤至现在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与这只大虫子作对抗上了,别说是将她先前对付这些虫子的利器,也就是她的真火弹出去了,就是眨一下眼睛都觉得无比的艰难。

    死死咬着牙,凤至好不容易才抽着一个机会将体内的真火抽出一朵落到了那只巨大的虫子身上。

    却不想,这只虫子对于凤至真火的抗性无疑也提高了许多,虽然被这朵真火烧得一个哆嗦,但看样子却是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就是传来的吸力都并没有因此而弱上什么。

    而受到这朵真火的刺激,这只臭虫大概也是发怒了,虫身一阵急剧的扭动之后,那张巨嘴蠕动得更为频繁了,带来的吸力也越发的让凤至觉得沛不能挡。

    怎么办?

    凤至这也是真的急了。

    身为修真者,一路前行自然是会遇到许多的危险的,就是哪日死在了追求大道的半路上,那也是半点也不奇怪的。

    凤至可以接受自己的生命终结在渡劫、与人斗法等等时候,但她实在是没办法接受,自己竟然会被这样一只再丑陋不过的虫子给吞进肚子里去啊。

    呸呸呸!

    意识到自己竟然有了这样泄气的想法,凤至在心里连“呸”了三声。

    这是什么破想法,她可还要与龙衍一起过以后的千年万年呢,又怎么能倒在这么一只臭虫面前?

    凤至于是又绞尽脑汁的想起办法来。

    就在这时,那只虫子怒极之下的吸力又强横上了几分,凤至两只脚这时其实早就已经深深扎进地面大概有半米深了,但即使是这样,在那股吸力的牵引之下,凤至整个人仍在不断的往着虫子那边移动,两只脚更是在地上留下两道半米深的沟壑。

    如此可见这股吸力的可怕。

    而这时,凤至体内也有了些变化。

    身为丹师,凤至早早的就修炼出了真火,后来这真火又融合了凤族的凤凰火,比起一般丹师所掌握的火焰又不知道要厉害到了哪里去了。

    先前这一千一百一十关里,凤至就是靠着这特异的真火,才将那么多的虫子都烧成了灰烬的。

    凤至的真火,平时不用的时候都是保持着火种的形态,存在于凤至的丹田之中,但这次因为这只巨大的虫子传来的让凤至都有些束手无策的吸力,不仅凤至全身的灵气,就是她丹田之中的火种,也跟着由静止的状态变为了跃动,升腾出一簇簇苍白的火焰。

    大概也是感觉到了凤至现在的危机,自从形成之后已经安静了许多年的火种,这时候在危机之下也开始寻求起变化来。

    所谓穷则变,变则通,大概就是如此了。

    火种其实也是受到了虫子的吸力的影响的,但因为凤至正拼尽了全力的来对抗这股吸力,因而火种并没有从凤至的丹田之中飞出来,而是开始不断的压缩自己以对抗这股吸力。

    在这样极致的压缩之下,原本苍白的火焰,竟然开始一点点的变化起来。

    若说先前那苍白的火焰其实是很醒目的,那么在这一点点的压缩之后,这真火的颜色却是越变越淡,到最后甚至都成了透明的了。

    若是将这火焰拿到外界,估计不少人都只会将这火焰当作是空气给看漏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