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1045章  广收门徒

    这足以让许多人觉得疯狂!

    要知道,在玄武大陆,虽然人人都可以说得上是武者,但门第也限制了太多有天赋的人的发展。

    就算再怎么有天赋,学不到好的功法,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不也同样只能蹉跎了自己的岁月,浪费了自己的天赋,最后被那些出身好,但天赋却不及自己的人踩到了泥地里去吗?

    这样的人,在玄武大陆上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不是谁都能有那个幸运,出生在什么都不缺的大家族里,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像那些传奇故事一样,随便去个深山老林里,就能得到一份了不起的传承。

    所以

    凤至现在提出来的,五行宗广收门徒的事,在许多人的眼里,其实就无异于是给了他们一次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年龄三十以下,不限性别,不限出身,不限天赋,不限种族

    几乎没有任何的限制。

    只需要走到玉明山下,就有机会被凤至收入门墙。

    这样天大的好事,又如何有人会不乐意?

    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喧哗之后,但凡是符合条件,又对自己的现状并不满意的人,都开始将手里的事情安排好,然后朝着玉明山赶去。

    这些人之中有男有女,有被父母领着的稚龄孩童,也有临近三十岁这个期限的青年,有柔弱的女子,也有壮硕的男子,有人类,也有异族

    甚至还有一些本身就是出自于大家族的子弟。

    由此可见,凤至的号召力到底有多强了。

    凤至将话说完,就回身看向龙衍。

    龙衍在她的眉心轻轻印下一个吻,“凤至,我为你骄傲。”

    让世界倾听她一个人的声音。

    说起来容易,但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满玄武大陆,也就只有凤至才能做到这一点了。

    也亏的这是在玄武大陆,玄武大陆的面积比起虚灵境来说要小了许多,这要是在虚灵境,凤至的神识就算再怎么强,那也是不可能将自己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中的。

    凤至也回身轻轻拥着龙衍的腰。

    她也因为身边始终有龙衍的陪伴而满足。

    就算前路再远,但

    若是一直有身边之人的陪伴,凤至觉得,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觉得孤独吧。

    两个人于是在这玉明山的最高处相拥。

    有风吹过,将两人的衣袂吹动。

    金色与白色的衣袂便就这样交缠在了一起,就好像他们的人一般融入在了一起,然后再不分彼此。

    凤至本来以为,在她的这番发话之后,怎么着也得一两日之后,才会有第一批到达玉明山的人。

    但是,她到底还是低估了玄武大陆上的人对于这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到底有多看重。

    凤至是上午发的话,都还没过到两个时辰,就已经有人赶到了玉明山下。

    这是离得这里最近的那拨人。

    玉明山离凤天城也算不得远,就有这样一批人,自从听到凤至的声音之后,什么也不管的,直接就放下了一切往玉明山赶,这才能在短短一两个时辰的功夫,就赶了过来。

    这时的玉明山脚,已经被凤至作了一些安排。

    一道完全由汉白玉,经由五行宗里的炼器师炼制而成的牌楼之上,由凤至亲自书写着“五行宗”三个飘逸的大字。

    但凡是修真者留下的字迹,总会带了一些修真者的感悟,因而这三个字在外人的眼中也就显得格外的有神韵,就好像是有什么人正在试图通过这三个字告诉他们一些什么天地至理一般。

    这些第一批赶到玉明山的人,在这几个大字之下,迷失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清醒了过来。

    这让许多人心里都捏了把冷汗。

    也亏的所有人都是如此,否则的话,要是旁边的谁起了什么歹意,他们方才这完全没有防备的样子,岂不是就要着了别人的道了?

    众人一时之间都警惕了起来。

    带着警醒彼此对视了一眼,这一群人于是按着各自的团体重新聚到了一起,然后通过这道牌楼,正式进入到玉明山,也是五行宗的范围之内。

    入了牌楼,众人就见着了指示牌。

    指示牌是凤至做的,并没有搞什么花样,而是显得非常简单易懂。

    在前面的广场尽处,摆放有十块并排的特殊的石头,每个来到这里的人,只需要选择在其中一块石头上按一下。

    只需要按一下而已。

    然后

    达到要求的人,自然也就能通过这第一道考验,成功进入五行宗内部参加第二道考验。

    而那些没有达到要求的人,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这样的要求并没让众人有什么愤怒的。

    凤至是给所有人都提供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但想也知道,玄武大陆上有何其多的人,若真是什么考验也没有,就是五行宗再怎么强大,也是绝对养不下这么多的人的。

    众人于是都按着指示将自己的手放在了那十块石头之上。

    第一批到来的人大概有一百余人,这一百余人一共也就只有两人能让石头上发出了微光来,这两个人跟着就从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消失了,就好像他们从来都没存在过一般。

    不用说,这两个人就是去接受五行宗的第二道考验了。

    至于其他人

    打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吧。

    大部分的人虽然心里失望,但总没有失了理智,因而也能很快的将自己的心情调整好,回去再继续自己的生活。

    但也有一些人不甘心自己只能再过回以前的日子。

    “什么五行宗,什么凤至!”有人指着玉明山那隐隐可见的顶峰破口大骂,“大话说出了口,这是想耍着大家玩儿不成,我们走了这么久才赶到了这里,竟然只拿了一块破石头来打发我们?”

    这人的话,倒也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同。

    不过

    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么傻的,就算心里是这样想的,总也不会这样大剌剌的说出来,只希望着有这样一个炮仗能将事情捅出来,看看能不能叫五行宗作出让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