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1031章  有事相求

    司徒越当年与凤至的父亲凤连城是极好的朋友,若不是如此,他们也不会早在凤至和司徒浩刚刚出生,都还来不及测试天赋的时候,就替两人定下了婚约。

    其实,那时候的司徒家比起凤家来说还有好一段的距离,更是极为艰难的才能在十大家族之中站稳脚跟,没有被下面那些想要跻身于十大家族之列的其他家族给扯了下去。

    这其中,也有凤至和司徒浩的婚约的缘故了。

    后来,凤至被测出了没有习武的天赋,成了玄武大陆上大名鼎鼎的废材。

    在这样的情况下,司徒越和云悠然倒没有想着要悔婚。

    只不过……

    他们不悔婚,到底是因为他们重信重诺,还是因为他们自知得罪不起凤家,这还是两说了。

    只说当初司徒浩在来凤家作客的时候,几乎打了凤家所有人的脸,提出要与凤至解除婚约这件事,那时的司徒浩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若是司徒越和云悠然真的要阻止他将话说出来,绝不会至于就找不到什么法子了。

    但偏偏,司徒浩就是将话给说出来了。

    要说这其中没有司徒越和云悠然的纵容,凤至可不会信。

    司徒越和云悠然,想来也只是自己不好开口,所以才借了司徒浩这个孩子的嘴将解除婚约的事说了出来。

    凤家又不是一定要巴着司徒家,在有了司徒浩的话之后,解除婚约还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从那以后,凤至对这对夫妻就没有了任何的好感。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凤至对从前那段短暂的婚约还有什么留恋,而是从这件事就能看出来这对夫妻到底是什么人。

    当时的凤连城和龙轻语其实也因为凤至没有习武的天赋而对司徒家心存歉意,若是司徒越和云悠然直接的提出要解除婚约,凤连城和龙轻语非但不会生气,还只会觉得松了口气,哪里想到他们偏偏就用了这样的法子呢?

    自那以后,凤家和司徒家再不如以往那样亲密。

    大概……

    这也是因为凤连城和龙轻语看出了这对夫妻的本质吧。

    凤至对于没好感的人,是从来都不会留面子的。

    所以,这时见着司徒越和云悠然匆忙赶来,她先是扬了扬眉,然后略带了些嘲讽地道:“哟,瞧瞧,这都是谁来了啊?”

    凤来在旁边极为配合地道:“凤至,你这记性也真是够差的了,连司徒家的家主和夫人都不记得了,当初这二位可是……”

    话没说完,但意思却是到了。

    凤至于是恍然大悟,似乎才想起来司徒越和云悠然是谁一般,“原来是司徒家的家主和夫人啊,我这记性还真是有些差了,不知道司徒家主和夫人这般匆忙地赶过来又是所为何事?”

    凤来继续配合,“刚刚你好像将司徒家的少主和未来的少主夫人给轰回去了……”

    凤至再次恍然大悟,“所以,这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几句话就将司徒越和云悠然挤兑得面色极为难看。

    两人身后还跟了一些司徒家的子弟,见着凤至和凤来如此挤兑自家家主和夫人,这些人都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只差没有冲上来揍凤至和凤来了。

    当然了,也亏的他们没有如此。

    否则的话……

    凤至其实是不介意好好教训他们一番的。

    见着司徒越和云悠然将后面那些司徒家的弟子拦着,凤至扬了扬眉。

    好半晌,司徒越和云悠然才将面上的表情调整过来。

    “贤侄,贤侄女……”两人与凤至和凤来打招呼。

    尤其是看到一直与凤至并肩而立的龙衍时,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奇妙。

    谁能想到,当初所有人眼中的那个废材,仅仅只用了那么几年的时间就在玄武大陆上声名鹊起,成为了年轻一辈中无人能出其右的存在,甚至还嫁给了龙族的下一任龙王。

    这因缘际会,事先又有谁能说得准?

    凤至和凤来对视一眼。

    然后凤来耸了耸肩,将说话权让给了凤至。

    凤至于是冲着司徒越和云悠然笑了笑,“司徒家主,云夫人,不知二位寻我们有何事?莫不是……司徒家还是认为这是我们抢了你们的地头,所以想要讨个公道回来?”

    说到“讨个公道”几个字,凤至的语气略有些奇异。

    司徒越和云悠然一听就知道,凤至这是又在暗指先前司徒越和慕容嫣败兴而回的事了。

    两人都有些无奈。

    如今的司徒家早就在十大家族之中站稳了脚跟,若是这样与他们说话的是其他人,别说是他们了,就是他们身后的那些司徒家的子弟,也是绝对无法容忍的。

    但偏偏……

    是凤至。

    只听凤至这个名字,就足够形成一种震慑了。

    所以,司徒越和云悠然也只能故作听不懂凤至的讽刺。

    谁让,现在是他们有求于人呢?

    司徒越抿了抿唇,将心里的百般滋味都暗自咽下,然后才说起了他们这次匆忙赶过来的原因,“贤侄女,你们小辈之间的事你们自己解决也就行了,我们当然不会沾手的,至于这里的归属,这里也并不是司徒家的私产,既然贤侄女你们先发现了这处宝地,当然该归于你们之后……”

    这番话说得倒是极诚恳了。

    凤至又扬了扬眉。

    以她对司徒越夫妇的了解,若是没有别的什么原因,这两人又如何会表现出这样一副忍气吞声的模样来?

    所以……

    这次他们又是在图什么?

    凤至心里猜测着,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既然这些都理清楚了,那咱们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司徒家主,咱们就此别过……”

    话还没说完呢,司徒越和云悠然面上就现出了焦急之色。

    “贤侄女且慢!”司徒越也不顾不得兜圈子了,连忙唤住了凤至。

    他是看出来凤至和凤来对司徒家的人没有什么好感,也知道要是再要兜圈子,就只能看着凤至一行离开了,因而也开始直言。

    “是这样的,司徒家这次对贤侄女是有事相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