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1029章  危机还是机缘?

    慕容嫣先偏头看司徒浩,却发现司徒浩眼里分明是带着一些痛心与后悔的。

    这让她无法接受。

    她守了这么多年,才总算是成了司徒浩的未婚妻,这几年来唯一憧憬着的,也就是与司徒浩成亲,成为唯一能与他并肩而立的女人。

    但现在,司徒浩眼里的神情却分明就告诉她,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而是念着当初甩了一封休书在他脸上的凤至?

    这让慕容嫣如何接受?

    原本,这件事是与凤至没有关系的。

    凤至可从来都没想与司徒浩沾上什么关系。

    但慕容嫣不这样想啊,她舍不得去责怪司徒浩,于是就将一腔的怨恨一古脑的全都丢到了凤至身上去。

    “凤至!”慕容嫣嘴里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然后红着一双眼就朝着凤至这里扑了过来。

    结果嘛

    砰!

    毫无意外的,慕容嫣步了先前那人的后尘,又投入了大地的怀抱。

    凤至看得在旁边拍手笑,“唉呀呀,原来司徒家的人都喜欢吃土啊,慕容少主,你的未婚妻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你就不想着替她报仇吗,身为男人,不保护自己的女人,这可是不对的哟”

    说着话,凤至看着一直将她护在身后的龙衍,眼里的就像是裹了蜜一般,就是隔得再远,也让人能看出两人之间的甜蜜。

    这让司徒浩又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他突然觉得,他有些看不下去了。

    于是,司徒浩猛然抬头,“我们走!”

    众多司徒家的子弟先是一愣,然后都忙不迭的跟着司徒浩的脚步,在路过被龙衍掼在了地上的慕容嫣两人之后,又分出几个人将那两人搀扶起来。

    不过片刻的功夫,先前来势汹汹的司徒家的人,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凤至扬了扬眉。

    这里既然被司徒家的人看在了眼里,他们想来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不过

    凤至红唇轻轻扯了一下。

    不说什么先来后到,只说但凡是被凤至划拉进自己的荷包里的东西,什么时候有因为其他人而拿出来过的?

    她跟着就吩咐风真人。

    “回头将这里插上我们五行宗的旗子,然后派遣宗内弟子镇守此处,以金丹期的弟子为首,筑基期的弟子为辅”

    风真人连忙应诺。

    金丹期的弟子,以玄武大陆上的实力来划分,至少也在武皇以上了,再加上修真者的那些手段,只要司徒家不出动两个以上的武圣,这里是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若司徒家真的出动两个以上的武圣

    呵呵,五行宗的弟子又不是单打独斗的,只需要给宗门传个信儿,支撑到宗门援兵到达,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凤至之后就沉思了起来。

    倒不是她正在思考要如何应对司徒家的人接下来可能会有的为难,事实上凤至压根儿就没有将司徒家的人看在眼里。

    她在想,先前所见的那个传送阵,到底要不要将它修复起来。

    而一旦修复了传送阵,会给五行宗,以及整个玄武大陆带来些什么。

    龙族的预言之中,不出百年,玄武大陆上的所有生灵就要迎来极大的危机,这危机甚至足以让玄武大陆变成废土。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凤至就发现了这样一处传送阵,这传送阵的另一边,是连接着另外一块乐土,还是遍地的危机?

    危机,或者是机缘?

    凤至也不得而知。

    龙衍倒是能猜到凤至在想些什么,他伸手拍了拍凤至的后背,“凤至,顺其自然就好了。”

    凤至朝着龙衍笑了笑,然后点头。

    就如龙衍所说的一样,顺其自然就好了。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提高与她关系密切的那些人的实力,让他们能够在危难来临之前尽可能的变得更强大一些。

    至于其他的

    凤至也无能为力了。

    将这些事情放下,凤至跟着就打发了风真人将这次出来的金丹期弟子都带了回去,只她和龙衍继续在这里守着,直到被派来驻守此处的五行宗弟子过来。

    当然了,凤至留下来也不完全是因为想在这里守着。

    她先前就说过的,想要想个法子来喂养这片沙漠里的沙线虫。

    沙线虫是以人体的血肉脏器为生的,而且要在进食之后才能分泌出有价值的晶铠和沙蜜,但凤至可没有这么多的人来喂沙线虫,就算有这么多的人,凤至也不会这样做。

    毕竟

    这也太有伤天和了。

    凤至对于自己的仇人绝不会有任何的心软,就算将仇人屠戮殆尽,她的心里也不会有半点不适,但要让她为了养沙线虫就抓了人往里面丢,这样的事她可做不出来。

    若真这样做了

    将来再突破时的心魔劫,就绝对过不去。

    所以,还得另外想办法才是。

    凤至于是拉着龙衍又进到沙漠里去,然后从黄沙里抓了不少的沙线虫出来。

    她拿着这些沙线虫做了很多次的实验。

    给灵石

    不吃。

    给灵食灵果

    不吃。

    给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不吃。

    到后来凤至都有些泄气了。

    也不知道虚灵境里的那些宗门,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才能将大片沙漠里的沙线虫圈养起来的。

    随手将手里的沙线虫都丢了回去,凤至看着自己那双因为抓了这么久的沙子而变得脏兮兮的手,拧着眉头直接取了一只里面另有乾坤的玉**丢给龙衍。

    “给我洗手。”凤至将手伸到龙衍面前。

    一副撒娇的模样。

    龙衍眼里闪过笑意。

    他也不推辞,接过玉**,就将里面带着极为纯粹的灵气的灵水轻轻倒在了凤至的手上,还伸出空着的一只手仔细替凤至搓洗着她那双白白嫩嫩的小手。

    那仔细的模样,若是让其他女子见了,指定得捧着心尖叫了。

    当然了,龙衍的这一面,也只会在凤至面前表现出来。

    说起来,凤至明明是可以用法术凝聚出水来的,却偏偏还要用灵水来洗手,这样的行为也是够奢侈的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