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1028章  一个没人要,另一个也没人要!

    那种眼光

    让龙衍看了之后总有一种想将司徒浩的眼珠子给挖出来的冲动。

    就在这时,从司徒浩身后又站出一个人来。

    这是名女子,也是凤至的老熟人了。

    当然了,玄武大陆上被凤至称之为老熟人的那些人,好像没有几个是没被凤至坑过的。

    现在跳出来的这名女子,更是被凤至坑得最惨的那一个。

    “凤至!”女子先是看了一眼仍沉默着的司徒浩,然后拿了一种看生死仇人一样的眼神看着凤至,简直是恨不得用眼神就将凤至戳成筛子了,“你都已经成亲了,怎么还是这么阴魂不散,难道你还想脚踏两只船既勾着你那龙族夫君,又勾着浩哥哥不成?”

    凤至扬眉。

    她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将这女子的脑袋打开来看看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应该都是豆腐渣?

    这女子是

    慕容嫣。

    慕容嫣当初年纪还小的时候就不知道怎么的硬是迷上了司徒浩,为了司徒浩就没少想着找凤至的麻烦。

    说起来,凤至之所以和慕容家死磕到底,也正是因为慕容嫣了。

    在那次找上乾西城之后,慕容家在凤至手里可是吃了一回大亏,不仅祖宅在凤至渡劫的时候被毁成了一片废墟,而且就连他们最看重的丹方也被凤至来了个全民大共享,就是他们引以为傲的炼丹水平,在凤至面前也被比成了渣渣

    总之,自那次后,乾西城慕容家虽然没有被动摇到根基,但他们的影响力却是从此之后大大的不如以前了。

    而凤至,她也一跃成为慕容家的人从此心里最痛恨的那个人。

    有这些前仇旧恨在,又有司徒浩在看到凤至之后的这反常的表现在,也难怪慕容嫣会发飙了。

    不过

    凤至是个能让人随意冲着自己发飙的人吗?

    当然不是了。

    凤至似笑非笑地抬头看了慕容嫣一眼,“咦,原来是慕容嫣小姐啊,怎么样,这十几年来,慕容家还好吧?”

    慕容家还好吧?

    就这么几个明明是问候的字,从凤至嘴里说出来,却分明就带着极大的恶意与讽刺。

    慕容嫣被气得浑身发抖。

    慕容家到底好不好,凤至这个始作俑者难道还不知道吗?

    要不是她,慕容家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与司徒浩的婚事又怎么会一拖再拖?

    是的,在凤至将慕容家大闹了一通之后,慕容嫣竟然没有被慕容家的人给处置了,反而还与司徒浩定亲了。

    大概,大伤元气的慕容家,也是想着要找一个稳妥的家族来结盟吧。

    而手里掌握着空曜晶的司徒家,又没有受到任何损伤的司徒家,就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对象了。

    于是,慕容嫣和司徒浩就这样定亲了。

    说起来,这两人与凤至的年纪相当,现在也都有三十几岁了,就算玄武大陆的武者平均年龄到了一百五十岁以上,但以他们这个年纪,也应该成亲了。

    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定亲都已经有十来看了,却始终没有成亲。

    这件事,也就成了慕容嫣的心事。

    她原本就猜测过,司徒浩一直拖着不肯成亲,是不是因为心里还惦记着凤至,现在凤至就出现在了她面前,叫慕容嫣怎么能不爆了?

    不过

    显然,慕容嫣想要发脾气,却选错了对象了。

    她以及慕容家,明明都已经在凤至手里吃了这么多的亏了,为什么就是不长记性了?

    见慕容嫣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凤至又笑了笑,“咦,看来慕容小姐这是见着我这个故人太激动了,竟然激动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真是叫我好生感动呢”

    慕容嫣的嘴唇都在发抖了。

    凤至又从龙衍的身后探出脑袋,往仍低头紧握着拳头的司徒浩身上看了一眼,“哦,原来这位是司徒家的少主啊,多年不见我都认不出来了,还多亏了慕容小姐你提醒了。”

    说着话,凤至还朝着慕容嫣眨了眨眼。

    慕容嫣紧紧咬着红唇。

    要是可以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将凤至打上一顿,但是

    她也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是凤至的对手,因而也只能生生忍了。

    这种明明仇人就在眼前,偏偏实力不够,所以就算心里都快爆炸了,面上仍只能忍着的感觉,真是太差劲了!

    凤至又道:“看慕容小姐这副小狗护食的模样,看来慕容小姐和司徒少主这是已经定亲了啊,可真是大喜事一件,你们两个凑作一堆,也正是将将好了,恭喜恭喜。”

    虽然她嘴里明明说着恭喜,但慕容嫣听了却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她甚至觉得,凤至的话中似乎有着别的什么意思。

    事实上,也确实是的。

    云霞早就配合凤至配合习惯了,这时当然当仁不让的接话,状似非常好奇地道,“宗主,为什么这两个人凑作一堆将将好?看他们的模样,也不是什么郎才女貌的样子啊?”

    凤至看了云霞一眼,“因为啊,他们一个是没人要,另一个也是没人要,凑作一堆不是刚刚好吗?”

    说话的时候,凤至又想起了鲁迅先生。

    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慕容嫣的脸瞬间就涨成了猪肝色。

    就是司徒浩,先前始终低着头不往凤至和龙衍这里看,但这时也终是忍不住抬头。

    只不过

    龙衍一点也不想凤至被司徒浩看着,这时已经将凤至牢牢的挡在身后了。

    说起来,司徒浩和慕容嫣,还真都是没人要。

    当年凤至一封休书直接结束了两人的婚约,这件事玄武大陆上知道的人可是不少。

    而慕容嫣,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没脸没皮的追在司徒浩的身边,偏偏司徒浩还连正眼都不看她,这件事也是许多人都知道的。

    这两人,还真是配一脸。

    被凤至这样一句“一个是没人要,另一个也是没人要”,慕容嫣和司徒浩都觉得前所未有过的难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