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1027章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司徒家的这些人会觉得懊恼也不奇怪。

    在凤至将这里的阵法破了之前,这片地方在旁人看来只不过是一片森林罢了,当然也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了。

    但凤至破了阵法,又没有重新将这里遮掩起来,于是这片空间的奥秘,也就这样直白的展示在了许多人的眼前。

    就比如,无意之间发现这里大变样的司徒家的人。

    司徒家的大本营是白帝城。

    白帝城本就在玄武大陆的东方,与凤至等人发现的这里倒是隔得极近,因而这里会被司徒家的人发现也就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了。

    发现了这里之后,司徒家的人又亲眼看到了里面那突然黄沙漫天的情景,回去禀报了一番之后,众多司徒家的人于是都一致认定,这里必定是有着什么惊世异宝要出世了。

    在司徒家的人看来,这异宝当然就该是他们司徒家的囊中之物了。

    哪里能想到,他们都还没组织人手进去探一探呢,就看到凤至一行从里面走出来了。

    真是

    司徒家的众人一时之间面色都有些难看。

    如果这里面真的有什么宝贝,那么是不是已经被正往外走的这些人先一步夺走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司徒家的众人看向凤至一行时,神色都有些不善。

    然后,所有人都看向司徒浩。

    这一次的行动,是由司徒浩带领的。

    司徒浩这时却没有注意到司徒家的子弟们正在向他请示,他的一双眼睛只死死地看着正从里面缓步走出来的一行人之中的

    凤至!

    说起来,司徒浩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过凤至了。

    从龙透关离开以后,司徒浩后来又以着要向凤至还清在龙透关里欠的那笔金币的名义,又见了凤至一次。

    那时候,他其实已经后悔了。

    他后悔当初年幼不知事,只是因为凤至有个废材的名声,就当着凤家那么多人的面向凤至提出了解除婚约,后来还闹得让凤家与司徒家都渐行渐远了。

    若是那时候他没有做出这些蠢事

    是不是,现在伴在凤至身边的那个人,就是他了?

    凤至与龙族的下一任龙王成亲了,这件事最近一段时间可都是引起了玄武大陆上所有人的热议。

    龙族啊!

    那可是凌驾于玄武大陆所有武者之上的存在,玄武大陆不知道有多少女武者做梦都想着与哪位龙族来个不经意的邂逅,从此嫁到龙族去呢。

    而凤至,却是直接嫁给了龙族的下一任龙王。

    前不久的那场婚礼,几乎让整个玄武大陆但凡有分量一些的人都齐聚一堂了,各大异族更是因此而朝着凤天城赶。

    只不过

    玄武大陆的十大家族之中,除了与凤家是姻亲的龙家之外,就再没有别的家族得到邀请去观礼了。

    这不知道被多少人引以为憾呢。

    凤至和龙衍成亲的那段时间,司徒家里上下在看到司徒浩的时候,都显得小心翼翼的,似乎唯恐他会因为听到了这个消息就伤心难过或者一蹶不振。

    每次在接触到这样的目光时,司徒浩心里都是又恼又怒又悔,还带着些不甘。

    可是

    他偏偏还只能摆出一副并不被此事影响的平淡来。

    总之,也是够辛苦了。

    可现在,当亲眼看到了凤至的身影,再看到一直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与她并肩而立的那个人,司徒浩先前装出来的所有的平淡,却都有了破功的迹象。

    他连忙低下头,再不敢往凤至和龙衍那边看了。

    司徒浩不说话,司徒家里其他人可都不认识凤至和龙衍。

    于是,有一名司徒家的子弟面色不善地看着凤至一行人,“你们是何人,岂敢到我司徒家的地盘来撒野?”

    风真人想要出面。

    但见了凤至轻轻一摆手,已经踏出了一步的风真人于是就又退了回去。

    凤至扬了扬眉,先是将说话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似笑非笑地道:“哦?原来这里是司徒家的地盘,我以前怎么就没听说过呢?”

    说话那人闻言大怒。

    司徒家可是公认的玄武大陆十大家族之一,历来就受玄武大陆上的武者们的崇敬,怎么他从这些人的眼里就没有看出任何与崇敬有关的情绪呢?

    这人觉得这简直是太过分了!

    他上前几步,指着凤至就要开骂,“你这个小”

    带着脏字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呢,就听到龙衍嘴里发出一声冷哼,也不见他怎么动作,说话那人整个人就像是遭遇了重击一般倒飞了出去,至少飞出了二十米才重重的掼到地上,发出一声让人听了都觉得牙酸屁股疼的轰响,紧跟着那人就又吐出了一篷血雾。

    看着好不可怜的模样。

    一时之间,现场一片无声。

    凤至倒还是好心情,她看着对面那一个个目瞪口呆的人,笑嘻嘻地道:“咦,他方才是要说什么来着,小什么?”

    司徒家的众人齐齐打了个寒噤。

    他们哪里还敢替方才那人把话补全了?

    没见着前车之鉴还躺在那里动弹不得吗?

    凤至于是又看向仍低着头,对于自家子弟被龙衍收拾了也没有任何一句话的司徒浩,“咦,那谁,我看你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我们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呀?”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凤至还想起了地球上的一首歌。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这明明就像是搭讪一样的话,由凤至嘴里说出来,原本应该让被搭讪的人觉得很是受宠若惊才是,但司徒浩身上却半点也看不到这受宠若惊的模样,他只抬头看了凤至一眼,然后就又重新低下了头。

    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龙衍看到这里,又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先是将凤至往自己身后藏了藏,然后再看向司徒浩时,目光冷得都能将空气冻出冰渣子来了。

    虽然明知道凤至对这个人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感情的情绪,无论是爱还是恨都没有,但龙衍仍不喜欢司徒浩拿了那种似乎与凤至牵扯颇深的目光看着凤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