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敢啊!有什么不敢!对付科比这种人,就要用这样的特殊办法才行!”格林第一个站起来支持道:“虽然他是我的球场偶像,可同场竞技,我一样不会放水的!”

    “说吧,先生,我该怎么下死手!”

    格林这么积极,当然有“报答”科尔“慧眼识珠”的成分,不过他倒是有些会错意了。

    科尔的本意,可不仅仅下“死手”这么愚蠢。

    如今的联盟,规则已经完全偏向于进攻了,大卫斯特恩的几十年执掌,让联盟的观赏性,越来越强,所以直接下“死手”,这绝对是愚蠢的行为。很容易被判罚恶意犯规,然后直接驱逐出场。但,科尔这个“乔丹法则”只是说说而已吗?

    不,并不是。

    联盟自从全面禁止了andhecking后,整体的大规则,再没有变过,不像当年乔丹时代,1990年直接出台了一个恶意犯规,废掉了活塞队的一大截防守火力。不然,嘿嘿,迈克尔乔丹能不能突破他们,登顶成功,那还难说。因为在粗暴对待下,球员的心里和身体,的确会受到较大影响,最后将直接延伸到球员的竞技状态上去。

    不过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那科尔所说的“乔丹法则”是什么呢?

    是另外的方面。

    主要是非法防守,不,现在应该叫做联防防守。

    这是他最主要的功课。

    科尔来顶替这一场比赛,就是做好了准备的,都以为查克戴利发明的“乔丹法则”就是粗暴,就是凶狠,就是大尺度,其实不然。这些只是一部分,用来恐吓和震慑乔丹用的。那“乔丹法则”的真正本质是什么呢?查克戴利去世前在自己的自传中曾经说过,“乔丹法则”的本质,就是建立在非法防守基础上的101条。

    而这里所谈的非法防守,就是现在的联防,大同小异。

    现在知道迈克尔乔丹为什么是联防合法化的坚定反对者了吧,因为他曾经在这个规则上,吃过大亏。那个年代,没有谁比活塞队的“非法防守”玩得更好更溜了。所以乔丹就算是连续“超神”也很难迈过那道坎。否则你真以为,每个球都是肉搏抱摔,凶狠放倒?想太多。

    那只是乔丹和活塞队那么多比赛中,专门剪辑出来的一部分,而一场比赛有48分钟。

    乔丹打过多少次“坏孩子军团”?所以显而易见,你去看看录像就知道,“非法防守”才是关键。并非是所谓的肉搏抱摔。后面这个只是点缀,只是用来偶尔为之的,数量也许不少,但放到几十场比赛中,又只有沧海一粟了。

    粗野粗暴?omeon那只是表现而已。

    真以为就靠这个,就能遏制住当年正处于巅峰状态的迈克尔乔丹吗?

    而这个灵感来自于哪里?就是那场伯德指挥绿衫军围剿乔丹的戏码,生生让得分**甚至是刷分**最强的年轻乔丹,无所适从。

    不过真正能用好这一套的人,并不多,宝剑也需要会用的人才能发挥威力,半吊子玩起来,只会破绽百出,还不如老老实实人盯人要好。同样的,20072008赛季的总决赛,绿衫军也是用非法防守,嗯,联防,干死了科比,干死了湖人。

    铁血防守风格不假,但最大的真谛,还是超级联防。

    这才过去几年?这几年绿衫军为什么常规赛不怎么强,战绩一般般,但进入季后赛就爆炸,就和换了一支球队似的?答案还是防守策略的变化。常规赛连续施展联防,太消耗体能和精力,花这么大的代价赢一场划不来,而且绿军整体年龄偏大,连续搞联防,到了常规赛后半段必然要崩。背靠背也是一样。

    所以常规赛装死,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这点**维奇和马刺也是相同,如果你看比赛够仔细,你肯定会发现,圣安东尼奥常规赛和季后赛压根就是两种不同的打法,从进攻到防守,都和常规赛有很大的出入。

    但并不是所有的球队都玩得转这个,不,应该这么说,能把联防当成常规武器使用的,整个历史上,都没有几支球队。觉得是开玩笑?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做常规武器。那种偶尔因为形势搞一搞的,根本不算。要把联防当成常规武器,在里面,基本上必须具备以下两点:1,球队拥有防守核心。2,球队整体默契要高化学反应要好执行力要强。

    这两点是基础中的基础,少了一个,你就不要想把联防当成常规武器了。

    有人会问了,为啥?国际篮球比赛中,甚至国内篮球比赛中,不都大量运用了联防吗?难道连前者们的水平都不如?如果你经常看一些篮球报道,专业篮球评论和报纸杂志,你就会发现,的战术水平复杂程度,的确是不如国际篮球。不过不是一些无良媒体人所说的“能力不够”,而是客观条件不允许。

    什么客观条件?这个客观条件就是有防守三秒,国际篮联并没有。

    而一旦有防守三秒,大片的联防阵型,大片的联防经典跑位,都要被废掉,完全无法施展。

    这个可不是说笑的,大名鼎鼎的“三双王”拉塞尔威斯布鲁克,就在20162017赛季的季前赛后,公开说道:欧洲篮球的进攻和战术水平,胜过10倍。这个话是他在季前赛加时告负皇家马德里队时说的,时间是美国时间10月9日,帝都时间10月10日。

    2场季前赛,分别和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对决,雷霆队居然场均失分高达1155分,难怪威少赛后会这么说了。当然,这打得是那边的篮球规则,所以雷霆队很不适应。

    不过这也侧面说明了一点,真正的联防集大成者,不是在,而在上。

    当然,要是他们也有防守三秒,那么立刻联防战术就要缩水,变得步履维艰。

    说句开玩笑的话,要是打的规则,美国国家队不知道要虐第二名多少分,也就是打打规则,才能稍微抗衡。可惜现在最高篮球殿堂,不是,而是,所以最终还得看,的联防效果。

    美国球员的战术素养和复杂战术执行力,其实一直都偏低,他们的强项是个人能力和单挑,基本上二十多岁头几年,不要指望他们跑战术有多强。所以想在打联防,难度很大,客观条件就有比多得多的阻力。

    那是不是就玩不了联防了呢?错!有的联防方法,只要能够掌握,融会贯通,那不说总冠军,立马成为强队可期。譬如马刺,譬如前段时间的绿衫军,譬如2011年的达拉斯小牛,就都是打联防的典范。不过最近这十几年,除了他们,也没有什么球队,真正玩好过联防了。洛杉矶湖人?不不不,他们从来就不是打联防的球队,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估计以后也很难有。

    因为还是那句话,要成为一支真正掌握了联防真谛的球队,条件太苛刻。

    那这支勇士队有这个潜力吗?

    当然有,不然科尔也不会这么信心十足了。

    用多个人对付一个人,这一直都是科尔的执教理念,他的执教机能,异常强大,出道即巅峰,说的就是他这种类型。执教风格中携带了菲尔杰克逊和**维奇两个传奇大师的执教因子,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他将其合二为一了。这一点,是无数年轻教练都做不到的。

    怎么个意思?后面慢慢说。

    所以科尔自己时常脸上带着“迷之自信”的微笑,时常口出“狂言”,这不是疯了,而是他真真实实认为,自己来了,就是做好了准备。有一句话套用在科尔的身上,十分恰当:

    。

    这是拉丁语,翻译过来就是,我来,我看,我征服。

    因此科尔来执教,他就不是要走寻常路的,他觉得自己最好准备了,ok,剩下的就是胜利,就是征服。目前来说,他是最强“菜鸟教练”,比任何传奇教头的起点都要高。当然了,或许若干年后,他自己也将是传奇教练员的一员。

    科尔看着格林微笑道:“下死手只是一个方面,这个方面主要的作用是震慑,而不是起主要效果。恶意犯规放着没有出台前,活塞队这么做,也都是犯规的,只是没有一个专门的名称名词罢了。不要觉得下死手不对,但也不要依赖它,懂吗?”格林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库里忍不住问道:“那具体怎么做?总有一个办法吧。”

    “当然。”科尔露出了富有“迷之自信”的笑容,从容拿出战术板道:“第一,把科比往这块区域赶或者放都行,因为这是他本赛季命中率相对较低的出手区域。第二这个赛季科比对于挡拆并没有执念,他过分相信自己的个人能力了,这也是个可以利用的点,待会儿这么做,克莱,你紧贴防守,故意让一边,让科比进去,然后格林,你随时准备过去补防。如果科比杀入了内线,那就用这样办。”科尔把战术板上的吸铁石四面一推,然后道:“打四面合围,注意收缩一定要果断要快,把他当成走投无路的毒蛇看待。而你们则是笼子,困住他的笼子。”

    “第三如果科比改变打法,用背身,高位背身上2人,低位背身内线球员也加入进去,三人去防守。克莱,你的关键任务就是顶人,你不需要跟着科比的假动作走,甚至不需要提前起跳,你要相信你的队友,你的顶防,是成功的关键。至于其他的,让你的队友去搞定。”

    “第四如果科比在侧翼卡位要球,采取绕前防守,不要怕失位,后面德拉蒙德你要辛苦一点,随时准备上去补防。湖人队外线没有什么传球特别好的人,所以只要卡死科比接球这一环就行。”

    “第五……”科尔咧嘴笑了笑,拍了拍格林的肩膀道:“这也是咱们这个科比法则最关键的地方,能不能发挥效果,德拉蒙德,你是关键。”

    “我?”格林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被这样委以重任了,似乎来了后,他就是注定的板凳,注定的无存在感蓝领。

    “对,就是你。”科尔道:“你必须要在内线和侧翼之间甚至是三分线,来回游曳,来回跑动,随时准备上去包夹和贴防,偶尔指挥一下全队的防守移动和调度,否则我们这个战术,就只能好听好看不中用了。”

    科尔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勇士队员都听明白了,这是要让格林成为防守核心,可他,担得起来吗?他才6英尺7英寸的个头啊。这……

    大卫李坐在一边,闻言不屑地挑了挑嘴巴,似乎就等着科尔和格林出丑了。

    他才不相信一个6英尺7英寸的“小矮子”,能成为勇士队的防守核心呢。

    以为是本华莱士?还是丹尼斯罗德曼?还是韦斯昂塞尔德?真能开玩笑的!

    就看你那你们怎么出丑吧!白痴!

    “别怀疑自己,小伙子,你可是密歇根大学出来的高材生啊,密歇根五虎的光荣传统你不会给忘记了吧?”科尔笑着问道。“当然不会,先生,我一定能够完成的!”提起了自己的大学,提起了密歇根五虎,格林德拉蒙德立刻就和变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脸上充满了自豪感。

    科尔没有看错,大学生涯对于格林来讲,意义重大,这是4年完整教育和半路出家的认同感区别。

    他这一套,完美继承了“禅师”,可以用最合适的话语,激励球员激发球员,同时……

    科尔这么安排,也的确是非格林不可,因为要完成这个大范围的随时包夹,非得速度灵活脚步极快的内线才行。博古特太笨重了,没办法承担起这个责任,而且最主要的是,德拉蒙德格林,他有着冷静的防守头脑和防守嗅觉,这点和他的球风和外表,完全不同,南辕北辙。

    而想要完成这套“科比法则”,甚至是自己日后的“死亡五小阵容”,内线的防守核心,必须要具备“指挥官”的能力。甚至在科尔看起来,这比单纯的护筐型防守核心,更合适他的战术体系和战术理念。这个灵感和参考,是来源于2011年的小牛队,那年的小牛队分开来看,一个防守比较强的人都没有,包括他们的当家球星德克诺维茨基,都是一样。但他们为什么最终可以前断紫金,后断迈阿密?生生终结了2个可能出现的新王朝?真的就是单纯的德克诺维茨基疯狂“超神”?全部角色球员手感滚烫?

    绝对不可能!

    虽然科尔的“死亡五小阵容”也是运动战球员也是小球,可是他从没有认为一直没有防守的球队,可以最终拿到拉里奥布莱恩杯。太阳那年攻击力那么强了,不还是在马刺面前,折戟沉沙吗?所以,他的“死亡五小”,必须要具备防守,而且是极强的防守。

    但这有一个问题了,既然是“五小”“五小”,就肯定会有个头上的劣势,不然只能叫做“一大四小”或者“二大三小”。怎么弥补护筐的缺失和个头不足导致的防守缺陷?

    史蒂夫科尔的以前想了好久,都没有一个良好的解决答案,直到2011年小牛队的出现,那年的小牛队虽然内线站了一个钱德勒,但钱德勒并不是一个防守核心,他只是一个防守强点。而且那一年的场均封盖还不到1,所以你说依靠他遮天蔽日,那是笑话。钱德勒也从来都不是一个什么防守智商特别高的人,虽然在尼克斯拿到了一个,但却号称“最水”,由此可见他的防守能量有,但并不多么夸张。

    那年真正的防守核心,不,应该是防守指挥官防守大脑是谁,是贾森基德。

    缺少了基德,你看看这群人还玩不玩的转联防,离开了基德,就算是拿到了的泰森钱德勒,又有哪年做好了2011年那种联防的。联防,从来都是整体,而整体不能是无头苍蝇,必须要人站出来做头,站出来指挥才行。

    很不幸,那年的基德,完美发挥了这一点,所以湖人队和热火,都成了“角下鬼”,达拉斯小牛队夺取了他们历史上第一座总冠军奖杯。而这,就给了科尔灵感,把他整个“任督二脉”,彻底打通开来。

    对啊,“五小”有身高弊病,有护筐问题,但是可以依靠高质量的联防来弥补啊。

    不过对于这个人选,要求是苛刻的,不仅仅自己要防守强力,还要有脑子,有大局观,能够指挥整个球队的防守阵容和防守方式。教练不可能每个球都照顾到,场上很多变化,必须要球场“指挥官”来完成。而德拉蒙德格林,就是科尔要找的“防守指挥官”。

    他具备完成自己“五小阵容”的一切潜质。

    因此看到这里后,科尔毫不犹豫就选择了抛弃大卫李,哪怕他现在还是全明星球员,还是巅峰状态。

    双方再次上场,湖人队换下了一个法玛尔,换上了一个史蒂夫布雷克,这是要逐步逐步将首发阵容换回来,同时尽量照顾每一个人的体力。到了第四节,基本上就是科比的时间了,没什么好说的,湖人队24号拿着球就干,他轻松就甩开了克莱汤普森,然后冲进了勇士队的内线当中。

    正当科比准备出手时,忽然,一大团黑影,就和等待多时一样,四面扑出,那感觉,宛如铁笼天降,把科比搞得一懵。不出所料,科比这个球投篮失手了,虽然他进入了“heone”,虽然他现在是超巅峰黑曼巴,可以一敌四,可不能有多大胜算。

    这是必定的事情,也许能进一些,不过命中率,肯定惨不忍睹。

    否则,篮球这个运动,就该重新修改规则了。

    乔丹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科比当然也不行,事实上外线球员,基本上只有享受规则修改受利的,很少有能够被修改规则专门针对专门限制的。这个活计,基本上都被中锋和内线包圆了。

    因此未来张伯伦他们那一代人经常就说,修改规则是为了限制自己,可外线球员,则正好相反,都是大大的受益人。

    勇士队快攻,在格林的高质量挡拆下,库里三分球出手,刷,一眨眼勇士队就反超了比分。

    而且,这才只是开始。

    科尔在场下看着场上的24号道。

    不过,后面仍有因素,超出了科尔的预料。

    这场比赛,远没有这么容易分出胜负。

    20132014赛季最佳常规赛之一,不是吹吹而已。

    :大章节送上,嗯,明天小紫爆一发吧,如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