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唐潜住的地方没有直达飞机,所以必须下飞机后转车回家,幸好距离并不远,唐潜下车后包了一个计程车就直往家的方向而去。

    这个司机师傅似乎是从来不看体育项目的,所以也并不认识唐潜,一路上只和他不停说着这几年市的变化。什么去省会飞机车重新修了路,什么地方开了一个连锁大商场,什么某个美女明星来这里取景过景之类,总之虽然碎碎叨叨,但也让唐潜听得津津有味。

    国内最近正在高速城市化,一年一个变化,并不夸张,就唐潜自己来说,接近2年没有回来了,很多印象中的地方和地点都发生了细节上的变化。

    不过,这都是好的变化,市更加繁华,更加舒适了。

    付了钱,唐潜看着自家的小区,突然一阵“兴奋、踌躇、害怕”等等心绪,涌上心头,他微微吸了一口气,然后提着行李,大步走了进去。可能是接近午饭饭点,所以一路上他都没有碰上熟人,倒是有几个小孩很眼生,细细一想,应该是谁家的小朋友长大了吧。2年对于成年人来说不长,但对于小孩来讲,却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身高到长相,皆有不同,日新月异。

    走到自己居住的单元楼,他的呼吸和心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就不受控的加速了起来。

    还有2层,还有1层因为是老房子,所以也不可能有电梯一说,唐潜巨大的身形走在楼道里,显得这个空间愈发的狭窄,越发的逼仄。可上楼的人,却一点都没有被影响到。

    他只是在心中,默默计算着层数。

    走到一个略显生锈的灰色防盗门前,唐潜防下了行李,然后伸手敲了敲门,用极其发闷地声音,挤出道:“爸,妈,我回来了。”

    一顿丰盛的家常饭后,唐母开始拉着唐潜上下打量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壮了”“结实了”“更像小牛犊子”的话。唐父则是开始询问唐潜的美国生活。

    很显然,自从自己的儿子开始打nb起,这老俩口就对于美国的事情,异常上心。

    什么“枪击案”啦,什么“加州的新政策”,什么“美国的反常恶劣天气”等等等等,看样子是一点不比唐潜这个在美国的人知道的少。不过,唐父和唐母很默契,一点都没有提唐潜负面新闻的事情。就像是他们完全不知道一样。

    事实上呢?根本不可能不知道,唐潜的某些事情,现在不管是国内体育圈还是国外体育圈,都闹得沸沸扬扬,极为关注唐潜消息的唐父唐母,怎么可能不知情。只是为了让儿子回家舒心,他们都在前几天就商量好了,能不提就尽量不提这个方面,省得儿子回来了还要“闹心”。

    唐潜想到这里,莫名的鼻头有些发酸,父母对于自己的爱,绝对堪称无微不至了。

    所以他主动说道:“爸,妈,上那些东西不要太相信了,真真假假,没个定论,只要你儿子我篮球打得好,最终都会烟消云散的。”唐父唐母点点头,似乎是接受了唐潜这个说法。

    但当唐潜发现父母仍然是“下岗”状态后,怒气遽然提升,他想要去理论一下,但被唐父拦住了,道:“算了,我们也猜到了大致原委,如果是上面干涉,你去找了张老板也没有用,他也不可能违背的。再说自己的儿子有出息了,我提前退休养老,也不是不行。”

    “爸,你”

    唐父摆了摆手示意唐潜不要继续说下去,他们毕竟还是大部分时间待在国内的,有很多事情,不能像唐潜一样决断。

    第一天唐潜就用家里的简易设备练习了一下力量,然后上床结束了回国后的第一天。

    一大早,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道:“唐,你在哪里呢?我到了你家了,为什么没人?”

    这个声音是?泰勒斯威夫特?唐潜醒了醒脑子,道:“是泰勒啊,我现在不在洛杉矶,我回国了。”“回国了???”电话那头一个激灵:“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你不是说你整个休赛期都要全部用来练球吗???”泰勒这席话,明显有抱怨唐潜“欺骗”她的意思,唐潜听出来后,苦笑着说道:“我是准备一直练球的,但是父母这边想我了,我也正好放松一下心情,所以就回国来了。”

    “你什么时候到的?一个人回去的?”泰勒有些“没头没脑”地问道。

    “昨天刚到。当然是一个人了,不然会陪我跑这么远?”唐潜说完,泰勒就道:“嗯,那好,我知道了,待会儿见。”然后,手机就显示,通话结束了。

    什么鬼啊?待会儿见?是她生气了吗?唉,女人啊,真是麻烦。

    唐潜不容易回国一趟,懒得多想,很快就把这件事情给抛诸脑后。

    又陪了父母整整一天,唐潜傍晚给鲁洋打了一个电话,问问他有没有时间来市聚一聚,费用自己可以全部报销。至于为什么不是唐潜去那边,其一是因为不方便,毕竟唐潜现在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了,容易造成围堵其二就是,他回国的主要目的是陪伴父母,所以能多陪一天就是一天了。要知道中国过年,外国可是不过的。所以他这次回来,尽量不会远离市,远离双亲。

    哪知道鲁洋一听就骂了唐潜一句,然后大声道:“这么看不起兄弟?我又不是穷鬼?还在乎这点车马费吗?你等着,我马上出发,大概晚上7点钟到市,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和父母打了一声招呼,唐潜就带了个口罩出门了,以前觉得明星带这个是为了“装逼”,现在才知道,这可不仅仅是为了“装逼”,谁都不愿意自己的私人时间都变成了“公众时间”,明星名人也是需要自己的“独立空间”的。

    不然天天带着“微笑面具”,人很容易身心俱疲。

    当然不可能通宵了,但唐潜还是破例和鲁洋喝了一点酒,两人找了一个包间,谈天说地,最初的“生滞”感,很快就一消而散。鲁洋也觉得唐潜够朋友,都成了大球星了,还对自己没有半点架子,一切言谈,都和最初无二。这样两人吃吃喝喝,很快就到了凌晨12点,唐潜给鲁洋就近开了一个房,然后打车回家。

    打车时还有一个小插曲,那个司机师傅正好是唐潜的球迷,他认出了唐潜来后,也不要钱,就让唐潜给他签了一个名,然后美滋滋的走了。看得出来市本地球迷,对于唐潜,那还是保持着很大的善意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毕竟是老乡嘛

    不过篮球明星终究不比娱乐明星,知道的人有限,如果你不看这个运动,根本连他的名字都不会太知道,这也省去了唐潜许多麻烦。

    第三天,唐父唐母说舅舅舅妈请客吃饭,让唐潜收拾干净点一起去,唐潜虽然不想和这对“势利眼”见面,但亲戚还是亲戚,他最终只能点头同意。上午10点左右,唐潜一家坐计程车到了舅舅舅妈居住的小区,这是一个市的中高档小区了,价位不菲,至少是比唐潜家,不知道高了多少。以前就常听舅妈在聚会上吹嘘,他们多么多么艰难才拿到这套房子,还是这片新盘的“楼王栋”,普通人根本想都不要想,这栋楼里居住的人,不是有钱人就是当官的,牛掰。

    以前唐潜也信以为真,小老百姓没有多少见识,也没有多少了解渠道,所以人家说风就是雨。但现在不同了,唐潜稍微花点钱一打听就发现,虽然这个所谓的“楼王栋”的确是住了一点有身份的人,可最多就是身价几百万到一千万之间,这在市或许还不错,可也绝对不是舅妈嘴里吹嘘得那么厉害。至于当官的,最大一个才副处级,而且还是闲置单位,没有多大的实权。

    这就是这个“楼王栋”的真实情况了。

    唐潜虽然没有多少钱,但上千万美金还是有的,换算成人民币,也有70008000多万人民币了。千万身家里面,他都算是上游的,而且未来,他拥有的财富只会更多,不会更少。所以再来这种地方,唐潜的底气和心里状态,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一进门,唐潜就感到了一股不舒服,因为明显的,今天舅舅舅妈家叫了不少亲戚来,这和最开始说的情况,不完全一样。

    “哦,原来是小全高升了啊,哦,提到了副科长级别?那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我们这次来得及没有准备红包,还望嫂子见谅,见谅啊。”唐母其实一直都不喜欢自己哥哥娶的这个老婆,因为她总感觉自己哥哥以前孝顺温和,就是跟了这个媳妇,所以整个人的气质都改变了很多。而且是她最不喜欢的那个方面。

    “哟没关系没关系的,你们家条件不好,又都下岗了,我们不会计较这个事情的来,都去坐,都去坐吧”什么叫做“笑里藏刀”“绵里藏针”,这就是日常生活版本的状况。看似嘴上说没事,但心里指不定怎么想。要不然怎么直接说“条件不好”“又都下岗了”之类的话?在这么多亲戚面前,纯属给自己的父母难堪。

    自己这个舅妈啊,这么多年,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过。

    这次打突然袭击,也就是为了让自己家不推脱,对吧?

    的确,自己老妈以前很多次都放了舅妈的“席宴”鸽子,为什么要这么做?还不是她三天两头的就要“摆桌席”屁大点事情就要“收红包”吗?而且每次还不能给少了,否则她不但拿了你的钱,还要背地里说出去,让你浑身不自在。

    自己的父母一个月才多少钱?在市,加起来也就5000出头,再加上还有两边的老人需要赡养,根本没有多少闲钱来给舅妈“打秋风”的。你一搞就是5001000,次数多了,唐父唐母的确是不大受得了。

    市又不是什么大城市,甚至二三线都够呛,加上地理位置不沿海,所以工资水平一直都是和“电视剧”“里”相差甚远。事实上除了省会、大城市和沿海城市,普通的内陆省份,工资水平普遍不高,而这些城市,才是中国超过7080城市的真实面貌。毕竟14亿人,不可能都分布在上面这些地方,普通三线、四线甚至小县城,除了那些个做生意的,普通上班族,你说能多少?

    如果都像“电视剧”和“”里写的那样,国内早就赶超欧美,雄霸天下了。

    人往往容易忽略最多最普遍的事物,因为眼睛,从生理结构上来讲,就是长在头上的,而并非脚上。可这些,才是普通人的生活面貌,才是寻常人的衣食住行。

    唐潜不想这些亲戚看自家笑话,正准备掏钱“付账”,但这个动作被唐父看到了,他用手阻止了唐潜,然后微不可闻地摇了摇头。

    唐潜见状,先是一愣,然后停止了掏钱包的动作。

    唐父的动作让他明白,他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有时候即便是亲戚,那也复杂得很。都在一个市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除非必要,实在是没必要怼别人,让人家心生怨怒。

    适当的隐忍,是东方的一种哲学,老一辈都很通达这个道理。

    刚回家,唐潜不想削了父亲的意思,所以选择了听从。

    不过很快,就另有“故事”发生了。

    因为就唐潜家没有给“礼钱”,所以整个谈话过程,舅妈都有意无意地奚落着唐父和唐母,但唐父和唐母,面色稳如泰山,一点都没有要置气的意思。以前是没有底气,现在是底气足了,所以懒得去和这种人计较。

    等到中午快开饭之际,自己的舅舅和表哥终于回家了,两人一回来,都是一副“大忙人归邸”的感觉,态度十分的优越。这也是国内的一种常态,别说外面了,家族内部通常也是攀比极盛,强尊弱卑,没有什么本质上的改变。

    谁混得好,谁就有“话事权”。

    而唐潜家这边,“话事权”很显然常年都待在舅舅舅妈这边。

    所以大家恭维他们讨好他们也是正常,毕竟以后兴许有需要帮忙的时候,这叫什么,这叫“预留余地”。不过不能怪他们,大家都是普通人,能力肯定没有“家族话事人”那么强,所以不为了自己,那也要为了自己的下一代想一想。

    所以人情世故,才这么的难懂,就算是你博士学位,都在这个问题上,难以游刃有余。

    “哎呀,小全回来了,真是一表人才啊,难怪这么年轻就可以当上副科长,果然有能力啊!”

    “是啊是啊,听说你们单位特别棒,福利待遇特别好,未来可要帮帮我们家那个不争气的小东西哟”

    自己表哥一副“受用”的表情,仿佛自己真的就当了多大的官一样,飘飘然然。

    是,他们那个国企是个“肥水衙门”,但你又不是一把手,甚至都不是你们科室的一把手,你有什么可“受用”的?等你坐上了科室一把手的位置,那还真要预防预防“国家蛀虫”的出现了。

    官本位思想,唉,害死人啊。

    唯有唐潜一家没有说这种话,只是不痛不痒的问候了一句,然后作罢。

    这都是底气问题,现在自家儿子身价至少是70008000万人民币,而且还是实打实的存款,不是什么固定资产,所以唐父唐母也在潜移默化中,产生了一些气质上的改变。

    用一句古语来讲就是,居移气,养移体,母凭子贵,现在自家的条件,真的没有必要看区区一个“副科长”的脸色。当然,这也是花费了好长时间,唐父唐母才调整过来的,最开始他们也很不适应。

    但有一点好,唐父唐母适应了自己儿子“有钱人”的身份后,仍然坚持住在老楼,然后也没有出现暴发户心态,这也是让唐潜感到异常钦佩的。自己的爸妈,真真是一对正直的普通人。

    这让在官场里打转的表哥,很快就发现了,他目光有些睥睨地看了唐潜家方向一眼,缓缓说道:“这不是三姑和三姑夫吗?听说你们因为工作问题下岗了?这是真的吗?”唐潜闻言就不悦了,正想要说话,却被一旁的唐父暗中按住了手,只听唐母道:“是的,人老了,不中用了,所以工作起来也掉链子,领导觉得留着我们没有用,所以就把我们下岗了。”

    “这样可不行啊。”表哥来“戏肉”了,故意说道:“哎呀,三姑,这可不行啊,一个人下岗也就算了,家里两个人都下岗,生活怎么办?总不能去领低保吧?小潜还要读大学呢。”就在这时舅妈插了一句话道:“小全,你是不知道,你家表弟已经不了,他去打篮球去了。”

    “打篮球?”表哥一家是典型对“体育运动过敏”类型,所以别说篮球了,就算是乒乓球,奥运会,他们家都不怎么看的。再加上唐父唐母一家极为低调,一直没有明说这件事情,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现在唐潜究竟混成了什么样,有多少财富。

    “小潜啊,这可不行啊,虽然你长得高大,但是这个社会还是要看工作和金钱的,打篮球能挣几个钱?除非你能进国家队,不然是没有出息的!所以听表哥一句劝,老老实实回市找个两三千的工作,这样你未来还能有点积蓄。”唐潜听到这里,心中冷笑了一声,但迫于父母的面子,还是点头说道:“我打篮球只是因为想打而已,没想过要挣多少钱,谢谢表哥的好意了。”

    唐母最开始也是想要“炫耀一番”的,但被唐父制止,因为唐父不喜欢这种做法,他总是认为,和气生财,和气持家,没必要和自家亲戚撕破脸。听到这里,唐母才不情不愿,暂时作罢。

    表哥常年在国企打转,别的没有练就,察言观色的本领倒是练出来了不少,所以他很敏锐察觉到了唐潜眼中的那丝不屑。这让原本优越的他,内心十分不快,道:“小潜啊,如果觉得没面子,找不到工作,那可以来找表哥啊,表哥给你介绍一个工作,两三千的工作,我还是能帮你搞定的!”

    唐潜听到这里,看着这个自称表哥的家伙“秀优越”,心中越发不耐,直接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表哥,我现在挺好,用不着你帮忙。”废话,唐潜现在都是个不大不小的球星了,身价也算是丰厚,未来更是一片光明,还用得着和一个普普通通的副科长客气?说句难听的,这要不是父母的面子,他直接就会怼回去,让这个所谓的“副科长表哥”下不来台。

    这都是唐潜这段时间的积累,随着实力的提升,他的眼光眼界,早就超过了曾经太多,所以若不是因为亲戚关系,他根本一句话都懒得和这个“副科长”说。

    听到唐潜这么说话,副科长表哥的脸上感觉挂不住了,居然直接对着唐潜厉声道:“小潜,你以为你是在和谁说话呢?这要不是你妈是我爸的妹妹,你以为你这种无业游民能和自己说上话吗?我告诉你,你连我的面都见不着!”这句话一出,全场都安静了,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唐潜说话,因为全部亲戚,都不想得罪了混得最好的“舅舅舅妈”。

    “你以为你爸不是我妈哥哥,我会和你多说一句话?”唐潜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了,他可是在美国“凶名赫赫”的人物,单挑掘金全队,暴打“魔兽”,暴扇“侃爷”耳光,等等等等,一系列事迹都说明,唐潜早就非昔日的他。你和他耍横玩叼?他没有一巴掌扇趴你,就是给你面子了。

    谁说亲戚就可以一直讥讽,一直嘲弄,一直奚落,一直看不起人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么简单的道理,太祖都引以为圭臬,何况唐潜?这回唐父和唐母没有再去拉唐潜了,因为他们也觉得,退让几步,那就够了,现在的儿子,可不是以前的儿子了,用不着让他也受这份“窝囊气”。

    “什么?你说什么???”表哥似乎没有想到唐潜会这么顶撞自己,顿了好几秒钟后,他才回过神来说道:“三姑三姑夫,你们就让他这么和我说话?”唐父唐母这回和以前不同,他们都选择了沉默,不发一言。

    “好好好!我好心你们还当驴肝肺!真是活该受穷!!!”

    “你算什么好心?我看你是想要秀优越才对!”唐潜看见自己家被压了这么多年,自己最近也火气旺盛,所以正好拿这个“副科长表哥”出气道:“还两三千块一个月的工作,我有手有脚,一个月两三千块,我用你帮我介绍?这样吧。”唐潜语出惊人道:“我一个月给你两三千块,不,是我一个月给你两三万块,你给我打下手怎么样?这比你现在的工资,高了三四倍吧?怎么样?我是不是比你大方多了?”

    全场哑然,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双亲下岗”的唐潜,为什么这么大的底气?

    这也是因为这些亲戚都是不怎么关注体育圈的,儿女呢,要不太要不根本对运动没有兴趣,所以才有了如此的“惊愕”。几息后,舅妈跑出来“护犊子”了,对着唐父唐母大声说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就是你们教出来的好儿子?难怪大学还没有读完就休学了,肯定是犯了事,所以被学校开除了吧!就这种二流子,要不是我们家小全热心,你们以为谁还会帮你们?”

    这下子唐母也不干了,自己的儿子现在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知道比你那个狗屁儿子厉害多少呢,你居然敢叫他“二流子”?还敢说他是被学校开除了?这真是气死老娘了!

    “嫂子,你这么乱说我可就不乐意了!我们家小潜虽然不敢说是人中龙凤,但也比你们家小全混得好吧?你觉得一个乞丐去笑话一个皇帝,可笑么?”唐潜没想到自己的老妈这么猛,居然将自己比作了“皇帝”,好吧,反正也是一个比喻而已,詹姆斯不也被国内球迷称为皇帝么?虽然他在国外的真正外号是“n”,也就是国王的意思。

    “你敢说我们家小全是乞丐???”舅妈愣了一下,她看着这个极为陌生的唐母,顿时大怒道:“我看你们是疯了!!!就你们这个穷酸样,让你们进了这个小区都是抬举了你们!!!你们以后别想我们家再帮衬你们一分一毫!!!”

    “我们家用得着你们帮衬?”唐潜也来了火气,“呼”的一下,站了起来道,霎时整个大厅,瞬间狭小了不少。“小潜,你怎么和你表哥舅妈说话呢?还给你表哥几万块打下手?我给你几十万你愿不愿意给我当门卫啊!”这是自己的舅舅,也就是妈妈的哥哥说话了,他是做生意的,这么多年累积下了小一百万左右存款,这在市,已经算是十分了得的存在了。不过他刚刚那一句“当门卫”,倏忽也让唐父唐母脸上闪过了怒火。

    因为在市,“当门卫”有几重含义,其中一个,就是“看门狗”的意思。

    要让自己的儿子当“看门狗”?这还了得???

    不过唐母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唐潜就直接盯着身高不足170的舅舅道:“几十万?你说美元还是人民币?如果是人民币,嘿嘿,我给你几百万,你给我当看门狗怎么样?”这番争锋相对的话一出,全场都寂静了,因为谁也没有想到唐潜一家,敢这么说话。

    而且底气,这么充足。

    看到对方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舅舅也火了,摆出了架子道:“几百万?我看你几百万冥币还差不多!要不是看在你妈的面上,我一准让你滚蛋!”“你不是喜欢用钱压人吗?”唐潜硬怼道:“我这就配合配合你!不过几百万人民币对于我来说,还真不是个大事!”

    “爸妈,我让你们学的驾照都学了吧?”唐潜转头忽然问道。

    “嗯,都学了。”

    得到了答案后,唐潜直接抓起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道:“老同学,你不是说你在4s店工作吗?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接个单?”

    ps:以上全是真实事情改编,虽然不是自己家,但的确亲眼所见,不过没这么戏剧化而已。

    明天爆发如何?诸位?嘿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